色彩【00-4】

前文:1 、2 、3   

——————————————正文————————————————

一起回来的,还有左手有着简易包扎的大野。虽然看上去很狼狈,却丝毫没有前面两个看上去那么焦虑。

“小大,你这是?”

“放心哦,只是划伤”黏黏糊糊的声音,却让人感到安心。不过店里还有其他客人,二宫摆摆手,示意这件事不好在这里说,只是让松本带着大野上楼处理伤口。相叶也脱下围裙跟着二人上了楼。

二宫换上营业式笑容,对店内一桌桌的顾客道歉,并表示目前家里出了一些小状况,无法继续为大家提供服务,希望各位能理解。

吃过消炎药的大野已经睡下,剩下三人则挤在隔壁松本的房间交流刚刚发生的事情。

回来的路上大野告诉松本与二宫,自己在砍竹子的时候遇到一个怪人,非要问自己是不是《海之歌》的作者。还一直缠着他,想要问这个作品是怎么创作出来的。

本以为是自己的fan,刚想要交流的时候,一队警察赶来,对方发狂一样拿大野当人质。

“所以,这个伤是那个男人造成的?”

“不是,是那几个警察。”松本捏着拳头说道。“那个疯子叫田中,原本是个渔民,但是三年前因为好赌,输光了全部家当,也正是在那时,他被查出患有癌症。所以踏上的追杀人鱼,想要获得永生与财富。”

相叶跟看了眼二宫,对方只是淡淡的说道“愚蠢。”

“为什么不送小大去医院,他那个是枪伤吧。”

“是营救过程中,一个警察失手,打中的。虽然当时联系了附近的医院,但是对方表示来这里的山路被昨夜的暴雨冲毁,建议我们这边做应急处理,他们正在赶来的路上。但是大野一听要这么麻烦,又只是被弹片灼伤,所以了拒绝送医。”

“他是怕,给你带来麻烦吧,毕竟以他现在的名气。”

松本点了点头。

“那田中本人呢?”相叶问道

“警察已经正式逮捕了他,大野的伤也可以向他起诉,但这种人多半会被认为是疯子,恐怕很难得到量刑很重的判决。”松本看了眼相叶,“我们要不要,搬回市里吧,哥哥。”

相叶点点头,毕竟比起自己的身份是否暴露,他更担心松本与二宫的不安。

“我,看了你今早浏览的那个页面”相叶说道“这个田中,虽然对常人来说是疯人疯语,但他显然是那次事件的知情者,他确实有可能是在找我跟kuzu。”

这件事就这样定下了,虽然放弃海边安逸的生活令人不甘,但是回到市里还可以见到小翔,比起来没差很多。三个人决定等这两天大野伤稍稍恢复下,就跑路。

虽然考虑到伤口会感染,但是没成想半夜的时候大野还是发起高烧来,守在一旁的松本着急的叫来了二宫跟相叶准备将大野送去医院。二宫看了眼被松本抱在怀里的大野,淡淡的问一句“你认定就是这个人了吗?”

听到这个话,松本瞪大眼睛,然后点了点头。

人类脆弱,命短,相比他们来说,与他们在一起会有太多的未知。松本当然知道二宫指的是什么。但是有种东西,无法用时间来衡量长短。

“不一定,会成功哦,但是不妨一试。毕竟今天晚上,没有月亮。”

“但是,这样我们会暴露的。”

“反正救了他,我们就跑路,也不怕有人追来。你们俩去把东西都收拾收拾,等大叔恢复精神我们就走。”

虽然发烧的迷迷糊糊,但大野的听觉却没有漏掉他们三个之间的交谈。听到二人走出门的声音后,二宫蹲下来解开了他手臂上的绷带。

大野不明白他想做什么,只是觉得自己的手臂上有一丝丝清凉传来。很快发烧带来的燥热感不见,而且手臂的疼痛也逐渐在缓解,大野眨眨眼,看见二宫正在流眼泪,泪水落在伤患的地方却神奇的治愈了他的伤痕。

“大叔应该早就知道了吧。”

“嗯,小润有时候睡觉会说梦话。”

“那你为什么没揭穿他?”

“他没说,我就不问。再说对我来说,能赚到小润的心,我觉得不亏。”

看只剩下一点红肿外,并没什么大碍后,二宫擦了擦眼泪。“1000万哦,你欠我的。”

“嗯。”

大野尝试起身,因为药物的原因,还是有些嗜睡的昏厥感。二宫扶住他,同时靠坐在他附近。“那我跟相叶的身份,你也猜到了。”

“嗯,我读了小润给我的大纲,知道后来你们为了躲避族人的追杀四处隐藏,也知道你们只要流血流泪会暴露行踪。”

“我作为人类的记忆早就很模糊了,从记事起我就与人鱼在一起,我并不觉得与他们有什么不同,但后来却发现,我只是他们的……”

“别说了nino”大野像是安慰自己的弟弟一样,摸了摸他的前额“一切都过去了。”

像是某种魔咒,消除了二宫心中的不安,一直以来的小心翼翼,一直以来的躲躲藏藏,仿佛都在一个话语间得到了消散。

快递员敲敲了敲咖啡屋的门,却发现无人应答,透过窗户看到里面已经空无一人。两天前来这里送货时,还有很多顾客,怎么才两天,就关门了呢?只好给收件方打电话来确认,而号码注销的声音,在空荡荡的海滩上,依旧响亮。

——————————————

终于要回市里了,orz。
写点碎片,人鱼的血有治疗功效,人鱼的肉可以让人长命不老不死。但是这二者都是有剧毒的。有人服下安然无恙,有人吃了则会变成怪物,甚至死亡。
相反人鱼是有寿命的,虽然可以活的很久,却也会老去,只有吃了吃过人鱼血肉而且没有变异的人类才能恢复青春。所以nino其实是被人鱼掳走,当做“储备粮”养大的。
能结束不老不死的诅咒的只有人鱼的吞噬,而能让人鱼死去的,只有不老不死的人类。所以二宫与相叶在还是相对很长的寿命中,找着最终的陌路。
好了,上面这段我乱写的,没这么有哲理,我们毕竟是个同人文,真的是HE,信我。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