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冬repo

在高铁上读完 @山風為嵐 的《永冬》,中间还夹杂着被隔壁小朋友好奇的擦过来的目光,我很担心,她看的到文字。
很早之前就读过初版的我,其实在今天之前并没有看到过印刷版(台湾7月1日arsonly就已经发售)。因为天野太太说,要等大陆贩售后,才开始给我看,想要修改。所以,我抱着是一本全新的故事来看它。
可以说,它比初版更惊艳到我。人物设定更加丰满,故事双方的对立点也很满。但所有的故事中,今天最触动的是看到大野智第一次告诉樱井会送他走那里时,樱井内心的那里。这次分别,见面怕是遥遥无期。
不知道为什么,却开始感伤起来。大概是带入了我们俩今天在上海由一个站台分开。7个小时前浦东与虹桥,中间只隔着一条2号线。3个小时前变成一条铁轨,一道航线。。。现在一个北走一个南去。。。网络时代,想要见面不难,但想要相见也不易。。。。。
今天我又要坐车去隔壁城市,然后明早折返后迅速折返去出差。大城市的繁华带着一丝疲惫,也许,逃离这,能有一人与之避世,安然自得,也是很不错的选择。
会不会太负能量了?希望大家都喜欢的永冬。

昨天很开心,我的无门熊,,,大概也很开心。所以忘了回家。

【相二】桑格利亚(魔都AO无料)

调酒师拔 x 人民教师尼

今天发,还是(有预谋)应景,但是有一丢丢肉,所以加了外链。外链还用的不习惯,真的是。。。以后不写肉了(反正也写不好)

ps:看到最后一句,请不要揍我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https://www.evernote.com/shard/s708/sh/a3eaf242-75ac-4dd9-a433-936c98cb7792/52edcba866d4011cd2428029a6dfd2ef



---------

其实,我挺喜欢人民教师这一神圣的职业。。。还想写篇二相(你走)

超级好吃!喜欢这个故事!

Tartarus:

フューチャー・スターツ・スロー

漫畫24p/A5/無料

-----------------------------

※ にのあい 

※ AU (小混混N 與 有錢人A

※ 流血表現有

何でも大丈夫な人向け

2017/08/13 ARSonly A04攤 中午12點開始發放

交換條件: A相關無料 (不接受投餵

无论如何一人限领走一本

------------------------------

感謝柚又太太幫我人肉背到會場

熱烈歡迎大家來領取!| ᐕ)⁾⁾ 不然要糊柚又太太家的墻


今天,累瘫了!但是还是很开心! @山風為嵐  (太太要求打码,重新来一次~)的唱歌的大哥哥我很满意~下次做什么呢?  买了好多本,谢太太们的产出。我先趴会,等会吃吃喝喝。。。 ​​​

【上海AO现场取本调查】

还有九天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山風為嵐:

我是天野,摊位在A33


這次出本是A5左翻橫書簡體.


我的小說有「枷锁」(润翔 HE)丶「若我英年早逝」(相二 HE)丶「永冬-暗夜之章」(智翔+润二),填写完此预定表单後,无需先付款请於现场取本,若超过中午12:00,将不为您保留此预订本,转为现场贩售. 


詳情請點問卷


之前有填寫印調的朋友,若是現場取本請再填寫一次.若選擇通販的朋友,等我晚點寫信與你們聯絡.












 


支持支付宝与微信转帐,使用现金请自备零钱.因为还没印出成品,故价格為預估值.  


试阅请点我






購買以上的本會附贈一張抽獎卷,有機會抽到 @完颜宝赫 做的可愛拼豆喔~







另外,攤位上還會有兩本,一本是 @完颜宝赫 的「桑格利亞」(相二)小說,據說是一本酒後亂X的故事(不要隨便介紹).


一本是@紫黃色鳶尾花的「SHAKE IT」(末子)漫畫.






----以下跑火車----


買了像商店街的搖獎機,如果抽中金色的球(並沒有),會送你上海來回機票(不是已經在上海了),坐頭等艙吃大閘蟹喔(貧窮貴公子).



















魔都ONLY攤宣

看到了,原来末子是这个~

山風為嵐:

歡迎來喔~


紫黃色鳶尾花:



才發現GOOGLE雲端硬碟能預覽AI檔
暫TAG抱歉

寄售在 @山風為嵐 的攤~
簡單粗暴的攤宣....

試閱去翻前文吧....


猜得到这是那部漫画,我就请客吃饭啊,你们尽情猜,这热门中的偏门,哈哈哈哈

色彩【00-2】

踩着雨回来的大野智刚进门还没炫耀自己是成果就被松本润拎着后脖领子的丢进了浴室。
喧嚣了一天的小店被傍晚的雨送来了宁静。二宫和也早早的把明日休息的牌子跟最后一名客人一起送出了店外后,就来到后厨帮相叶雅纪一起收拾起大野智带回来的战利品。
 
 
“哦哦哦,那条鱼我见过,原来你们是兄弟啊。”相叶雅纪一边磨刀一边说到。“不过你们俩竟然都被小大钓上来运气真是太差了。没事,这刀很快一点都不会疼。”
当事者fufufu笑着接到“对啊,最近运气超好,在东京的时候别说钓鱼了,邻居家的狗都见面都不跟我们摇尾巴。”
“一定是松润的锅。毕竟他……”
一个爆栗招呼到相叶雅纪的脑袋上,瞬间泪水痛得流了出来。“Kazu~,疼。”
“那换J敲你一下试试?你妈没告诉过你,不要跟食物说话吗?
换了一身私服的松本润靠在门框上,伸手招呼大野智过去。
“小润~”
“又不吹干头发就乱跑。”毛巾盖在大野智头上,给了料理台前面俩人一记眼刀,“又出去一天,知不知道我们快回去了,收收心好么,三个月的休刊假期要结束咯。”
“小润~”黏糊糊的又叫了一声,小声到“戒指硌的疼。”
 
“讲了多少次,正常人类不会跟海产品说话,J不想大叔知道我们的身份,你不要拆他的台,我们会死的很难看的。”看着两个人离开厨房,二宫和也教育着相叶雅纪。虽然他们都知道大野智不会威胁到他们,但是保不齐就像今天这样的人又出现。
“Kazu,你会害怕么?”
“是啊,我们家的傻鱼就只有7秒记忆力,这么下去可怎么行。”
“鱼只有7秒的根本就是骗人,你又不是不知道。”相叶雅纪最近不知道跟谁学的越来越喜欢撅着嘴表示自己的不满。却不知道这样看上去更多露出可爱的破绽。二宫和也顺势亲了一下,端起刚切好的鱼生。“快做点我能吃的,好饿。”
相叶雅纪笑这说道“那就做煮汉堡肉吧。”
“别一做蠢事就以为笑笑就能过去,你以为我没没办法对付你是吗?”
“才不是,Kazu的办法不是很多嘛?”用额头顶了顶对方额头,果然在离开时看到一个耳朵红的犹如滴血的二宫和也。
 
 
大野智在带有咖啡厅logo的餐巾纸上努力涂鸦,这是他跟松本润的“住宿费”。自从二宫和也“无意间”在日拍上挂了一张大野智的签绘后。所作为漫画责编的松本润则是对此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他感慨的只有一点,就是二宫和也对钱的执着也不知道是怎么来的。
刚刚吹干的头发服贴在前额,有些遮挡大野智的视线,松本润随手用小皮筋给他在额头上扭了个俏皮的小辫子。“你是不是有没涂防晒霜,带帽子啊,前额都有些晒脱皮啊。”
“唔,吃午饭的时候有些挡视线,就摘下来忘了。”
“知不知道长时间晒太阳会出事的,听说过皮肤癌吗?” 咖啡厅上的小桌灯是为了烘托气氛的,不适合照明使用,索性把大野智手里的草稿抽出来,丢在桌子上。像是早有准备,松本挖来一坨芦荟胶抹在了伤患处。“跟你商量个事情呗?”
“嗯?”
“《海之歌》停刊吧,这个故事不画了。”
冰过的药膏迅速在皮肤渗透开来,空气中嗅到一丝丝的冷。这是大野智第一个成功的长篇连载,也因此获得了很多获奖提名,如今停止连在,对彼此带来的会是什么,作为职业漫画编辑不会不知道。
“唔,我到是没什么,主要是杂志社那边……”
“对不起,当初是我任性的让你画这个故事,现在有毫无理由的让你停止连载。杂志社那边不用你管,你的违约由我来担负,大不了辞职。”
“你要辞职啊,可以来我们咖啡厅打工啊,正好Ma kun一个人忙不来。”二宫端着晚餐的盘子放在了他们的面前。
“fufufu,我可以赚钱养小润的,好像当渔夫我也蛮有天赋的。”
这个皮肤黝黑的青年平时看起来没什么大抱负,闲暇的时候也总是一脸呆呆地错觉,像是没睡醒一样。可是二宫和也知道,松本润一定是非常非常信任跟喜欢他,才肯将那件事当作创作的脚本告诉对方。这种不经意的承诺,给予了对方一直渴求的安心感。
“大叔,比起拿鱼竿,你的手还是比较适合拿画笔。”
“Nino,这……”最初担心身份暴露,闹得最凶的那个人如此松口,就像是某种默许一样,打破彼此之间的约定。
“没事啊J,那个故事确实很好看,我也想知道后面究竟发生了什么。”
松本润还想在说点什么,就被厨房传来的什么东西打碎的声音。二宫转身就跑回去,担心的话还没出口,就看到相叶雅纪身上扣着一个保险箱跟一地的海鲜。
  “祖宗,你这又是干嘛啊?”二宫和也本来想拽起来相叶,没想到一脚踩到新鲜的鱿鱼,险些滑倒,被跟着一块进来的松本润扶住。
  “我想速冻点鲜鱼给小翔明天带去。没想到手滑了,哈哈哈结果踩中那个鱿鱼摔倒了,Kazu也是被它搞摔倒了。”相叶雅纪一把抓起那个“罪魁祸首”。
“今天晚上把它油炸做成天妇罗来谢罪吧?”笑的毫无眼白的人把鱿鱼举到二宫和也面前,虽然鱿鱼没有听觉系统,但二宫打包票,这只鱿鱼在打颤。
 

 
“所以,你想丢下我,是么?”不同于以往被相叶雅纪催着去睡觉,二宫和也早早的躺在床上玩着手机,抬头正看到相叶雅纪一脸错愕,似乎正在消化这段话的含义。“所以说鱼就7秒的记忆,我是说,白天来的那个人。”
“这个啊,我还真不记得了,毕竟太久了。我老了……”
“才100多年好吗,不许给我提老!”二宫气鼓鼓的把相叶雅纪推到在床上,将头埋在他的胸口上,“你白天问我怕不怕,我当然怕了,怕秘密被揭穿,怕你等不到我找到解决办法的那天……”听着相叶雅纪胸口的声音,二宫和也的话越来越小。
 相叶雅纪动了动,环住缩在自己怀里的人“怎么会舍得不要Kazu呢”边说边拍着他的后背,来打消怀中人的不安感。
  100年,对于人类的时光来更迭,四季扭转,但对他们来说,却仿佛一瞬间。岁月静好,让他们忘记曾经。有人记得,有人在讲述着,也有人在惦记着……
   二宫和也从相叶雅纪怀中抬起头,淡茶色的眸子中带着水汽。那张嘴刚想说些什么,就被一个吻给占据了主动权。像是被施了魔法,所有的不安感,被一扫而空。

_
╮(︶﹏︶")╭跟中年大叔一样,吃饱更新一下下。。。
说好的五子,,,樱井翔应该不会那么快出来。。。
鱼类用顶额头示爱。。。啊,鱼肉在赶来的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