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秋節快樂~自己烤月餅的中秋節,又度過一個了,開心~

从七月中旬开始出差,平均在自己家呆的日子每周不足两天。。。我快疯了。

色彩【01-1】

__前文请翻上前两篇有链接,客户端没办法做超链,等我摸到电脑再改格式,PS,这篇看完,请不要抛弃我,好么?____

听闻樱井翔的双亲从乡下回到市里,一直明追樱井的女同学非要来家拜访,又拗不过一群看热闹路不嫌事大的同学们,樱井只好打电话跟家里两个人说,晚饭要多准备一些。
“嗯,没问题啊,你的小朋友们喜欢吃什么?”电话那边如此开朗的声音透过听筒也能感受到对方的温柔。
“什么都好。你们不要太劳神就好。”
挂了电话后,樱井表示双亲非常欢迎大家,不过自己的家庭有点特殊,希望大家不要太惊讶。

虽然知道樱井翔是养子,但见到“二老”后,所有人都丧失语言系统一样。
最先反应过来的女生结结巴巴的问到“这是翔桑的弟弟们么?”
“不是,是爸爸们哦”跟电话中很像的温柔的声音,从看上去更温柔的人嘴中亲自说出,怎么都应该是让人很信服的事情才对,然而已经大四的樱井翔有个看上去跟他差不多的爸爸x2,又确实很难让人接受。
二宫一脸嫌弃的看着门口的众人,冷冷的说到“不要都堵在门口了。”
虽然在海边经营咖啡厅与人打交道,但是二宫和也十分讨厌与人类接触,这一点樱井十分了解,看到已经在爆发边缘的二宫,他本人却嘴角微微上扬。
一桌人只有相叶非常热情的跟樱井的同学们沟通,同学们也是变得有问说话,无问闭嘴的乖巧。吃过晚饭,所有人都迅速的告别,走前相叶还为每个人准备了小礼物并欢迎大家再来玩。

洗过澡的樱井准备回去睡觉,走过客厅时看到正在收拾东西的相叶与已经盘着腿打游戏的二宫。
“你给我等一下。”二宫盯着屏幕,手上也没有放下手柄的意思。
“怎么了?”
“为什么突然带同学回来。”
“我有打过电话的。”
“kuzu,别这样跟小翔说话,他都成年了。”
“就是因为是大人我才要说他,你不觉得”二宫把话转回樱井身上“有两个爸爸是个很奇怪的事情么?”
“有什么奇怪的。我从小到大你们也没让我因为这样的事情受欺负,反而我大了你们开始害怕了?”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放弃吧,我活着一天你都没可能异变成人鱼。”
“哦,好,那晚安!”话没说完,樱井就像小朋友一样任性的把卧室门摔得很响。
相叶看着二宫想要说些什么,发现他又开始把目光放在游戏通关上,丝毫没有想要跟他说点什么的意思。

第二天周末,樱井如平常一样早起,只不过一直躺在床上睁眼听着外面的游戏声。
切,说谁不成熟,明明自己才跟小朋友一样沉迷电子游戏。又过了一会儿,游戏声没有了,隔壁的卧室门有开关的声音,樱井知道,对方回屋睡觉了。这才翻身起床,说实话,他已经饿的受不了了。刷牙洗脸踱步到餐厅,准备给自己找口吃的,却看到看到饭桌上摆着的传统的日式早餐。
真是,搞不懂他了,樱井大口的塞着厚蛋烧,真香。

“fufufu,kuzu果然还是看的透你。”相叶穿着淡绿色睡衣坐在餐桌对面,看着正把自己塞成小仓鼠的樱井笑到。
樱井放下筷子“为什么突然回来,是不是有什么事发生。”
“小翔不用担心了,我们很安全的。”
“我不是想要永生哦,只是怕你们太寂寞。”
“我就知道小翔是个好孩子。”相叶胡噜这他的头毛。
“不要拿对nino那种对我了,就是你这样我才不放心nino一个人照顾你好么。太容易被骗了。”樱井炸毛的说到。

_______
【说到做到,我就说,写了樱井翔的身份,你们大概会搞死我,不过,他吧,那什么,嗯,再说吧。就,大概,也,不是那么,简单。】
再补充点零碎,人鱼是母系氏族,所以男性人鱼比较少见,aiba跟j的母亲是地位很高的人鱼公主。只不过aiba酱的父亲是人类,而j的父亲是纯种人鱼。还有,j小时候,不喜欢aiba。他一直以为nino是自己的亲哥。。。

嘛,就是这样了。

今天停更,不是要跑路,早上电脑突然瘫痪,数据恢复中。。。。
谢谢

色彩【00-4】

前文:1 、2 、3   

——————————————正文————————————————

一起回来的,还有左手有着简易包扎的大野。虽然看上去很狼狈,却丝毫没有前面两个看上去那么焦虑。

“小大,你这是?”

“放心哦,只是划伤”黏黏糊糊的声音,却让人感到安心。不过店里还有其他客人,二宫摆摆手,示意这件事不好在这里说,只是让松本带着大野上楼处理伤口。相叶也脱下围裙跟着二人上了楼。

二宫换上营业式笑容,对店内一桌桌的顾客道歉,并表示目前家里出了一些小状况,无法继续为大家提供服务,希望各位能理解。

吃过消炎药的大野已经睡下,剩下三人则挤在隔壁松本的房间交流刚刚发生的事情。

回来的路上大野告诉松本与二宫,自己在砍竹子的时候遇到一个怪人,非要问自己是不是《海之歌》的作者。还一直缠着他,想要问这个作品是怎么创作出来的。

本以为是自己的fan,刚想要交流的时候,一队警察赶来,对方发狂一样拿大野当人质。

“所以,这个伤是那个男人造成的?”

“不是,是那几个警察。”松本捏着拳头说道。“那个疯子叫田中,原本是个渔民,但是三年前因为好赌,输光了全部家当,也正是在那时,他被查出患有癌症。所以踏上的追杀人鱼,想要获得永生与财富。”

相叶跟看了眼二宫,对方只是淡淡的说道“愚蠢。”

“为什么不送小大去医院,他那个是枪伤吧。”

“是营救过程中,一个警察失手,打中的。虽然当时联系了附近的医院,但是对方表示来这里的山路被昨夜的暴雨冲毁,建议我们这边做应急处理,他们正在赶来的路上。但是大野一听要这么麻烦,又只是被弹片灼伤,所以了拒绝送医。”

“他是怕,给你带来麻烦吧,毕竟以他现在的名气。”

松本点了点头。

“那田中本人呢?”相叶问道

“警察已经正式逮捕了他,大野的伤也可以向他起诉,但这种人多半会被认为是疯子,恐怕很难得到量刑很重的判决。”松本看了眼相叶,“我们要不要,搬回市里吧,哥哥。”

相叶点点头,毕竟比起自己的身份是否暴露,他更担心松本与二宫的不安。

“我,看了你今早浏览的那个页面”相叶说道“这个田中,虽然对常人来说是疯人疯语,但他显然是那次事件的知情者,他确实有可能是在找我跟kuzu。”

这件事就这样定下了,虽然放弃海边安逸的生活令人不甘,但是回到市里还可以见到小翔,比起来没差很多。三个人决定等这两天大野伤稍稍恢复下,就跑路。

虽然考虑到伤口会感染,但是没成想半夜的时候大野还是发起高烧来,守在一旁的松本着急的叫来了二宫跟相叶准备将大野送去医院。二宫看了眼被松本抱在怀里的大野,淡淡的问一句“你认定就是这个人了吗?”

听到这个话,松本瞪大眼睛,然后点了点头。

人类脆弱,命短,相比他们来说,与他们在一起会有太多的未知。松本当然知道二宫指的是什么。但是有种东西,无法用时间来衡量长短。

“不一定,会成功哦,但是不妨一试。毕竟今天晚上,没有月亮。”

“但是,这样我们会暴露的。”

“反正救了他,我们就跑路,也不怕有人追来。你们俩去把东西都收拾收拾,等大叔恢复精神我们就走。”

虽然发烧的迷迷糊糊,但大野的听觉却没有漏掉他们三个之间的交谈。听到二人走出门的声音后,二宫蹲下来解开了他手臂上的绷带。

大野不明白他想做什么,只是觉得自己的手臂上有一丝丝清凉传来。很快发烧带来的燥热感不见,而且手臂的疼痛也逐渐在缓解,大野眨眨眼,看见二宫正在流眼泪,泪水落在伤患的地方却神奇的治愈了他的伤痕。

“大叔应该早就知道了吧。”

“嗯,小润有时候睡觉会说梦话。”

“那你为什么没揭穿他?”

“他没说,我就不问。再说对我来说,能赚到小润的心,我觉得不亏。”

看只剩下一点红肿外,并没什么大碍后,二宫擦了擦眼泪。“1000万哦,你欠我的。”

“嗯。”

大野尝试起身,因为药物的原因,还是有些嗜睡的昏厥感。二宫扶住他,同时靠坐在他附近。“那我跟相叶的身份,你也猜到了。”

“嗯,我读了小润给我的大纲,知道后来你们为了躲避族人的追杀四处隐藏,也知道你们只要流血流泪会暴露行踪。”

“我作为人类的记忆早就很模糊了,从记事起我就与人鱼在一起,我并不觉得与他们有什么不同,但后来却发现,我只是他们的……”

“别说了nino”大野像是安慰自己的弟弟一样,摸了摸他的前额“一切都过去了。”

像是某种魔咒,消除了二宫心中的不安,一直以来的小心翼翼,一直以来的躲躲藏藏,仿佛都在一个话语间得到了消散。

快递员敲敲了敲咖啡屋的门,却发现无人应答,透过窗户看到里面已经空无一人。两天前来这里送货时,还有很多顾客,怎么才两天,就关门了呢?只好给收件方打电话来确认,而号码注销的声音,在空荡荡的海滩上,依旧响亮。

——————————————

终于要回市里了,orz。
写点碎片,人鱼的血有治疗功效,人鱼的肉可以让人长命不老不死。但是这二者都是有剧毒的。有人服下安然无恙,有人吃了则会变成怪物,甚至死亡。
相反人鱼是有寿命的,虽然可以活的很久,却也会老去,只有吃了吃过人鱼血肉而且没有变异的人类才能恢复青春。所以nino其实是被人鱼掳走,当做“储备粮”养大的。
能结束不老不死的诅咒的只有人鱼的吞噬,而能让人鱼死去的,只有不老不死的人类。所以二宫与相叶在还是相对很长的寿命中,找着最终的陌路。
好了,上面这段我乱写的,没这么有哲理,我们毕竟是个同人文,真的是HE,信我。

色彩【00-3】

前文:12

写在前面:这是一篇二相,前两篇请点链接。毕竟上次更新,是一年前。为了让大家对这篇“陌生”的旧文有一个初步印象,这里做个设定梳理。

二宫与相叶在海边经营一家小咖啡店,因为暑期客源旺盛,收留了正在这里采风【被迫打工】的白泉社编辑松本润与人气漫画连载作者大野智。二宫跟相叶是一对恋人,松本是相叶同父异母的弟弟,大野是松润目前正在尝试交往的人。四个人中,三个人是“非人类”。以上,如果有什么ooc,当然是属于我。哦,至于樱井,他的身份慢慢再说吧。

——————————以下是正文————————————

前一夜的雨丝毫没阻挡游客。清晨的沙滩上,三三两两的太阳伞已经撑起来,花花绿绿的煞是好看。 松本刚把招牌灯箱摆出去,还没来得及翻过营业的招牌就看到有一路人正顺着沙滩走了过来。
是几个警察。 真是麻烦,松本在内心抱怨道。
”对不起,我们正在调查这个人,请问你们是否看到过?”为首的警察递给松本一张通缉照片,赫然就是昨天来到这里闹事的那个男人。
“是有见过,他昨天在这里造成了一点小混乱,已经往山那边去了。” 
遵纪守法,从我做起是融入这个社会后松本润学到的第一条。
“十分感谢您的配合。”
“那里,如果没什么事,我这里准备要开店了。” 
“好的,还有什么线索请务必联系警方,这个男人十分危险,已经杀害了三人了。” 
送走警察后,松本润拿出了随身电脑,果然是,对昨天那个人有些在意。却只是在一些报道八卦的私人网站上看到针对这个”杀人魔”的介绍。
“'人鱼猎杀者'?”二宫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松润身后喝着水,看到电脑屏幕上的标题。
“刚刚有警察来过,说昨天那个人是通缉犯。” 
二宫本来想说些什么,但听到楼体传来脚步声,又闭了嘴,松本明白,这件事他不想让相叶知道,默契的把笔记本电脑合上。
“你们起的好早啊。”一向是活力宝宝的相叶今天晚于二宫下楼,用脚趾想都想的明白。不过大家都已经是成年几百年的老人家,这种事情不说也罢。只不过始作俑者竟然还会红耳朵这件事,让松本觉得自己在审核少女漫画。
“是你太慢了!”二宫的小尖嗓伴随这松本嘲笑声。
“我才不晚呢,小大不是还没下楼?”
“他一早就跟当地人进山砍竹子去了。”松本一扭十八弯的站起来准备去放电脑。突然站住看了一眼二宫,“山里!”
“快走,一切路上再说。”二宫抽过松本手里的笔记本电脑丢在相叶的怀里,”马上就有顾客上门了,你老老实实在店里,我们等下就回来。”
看着神色匆匆的两个人,相叶也觉得他们有事瞒着自己。自己是有点天然,但不是傻。他打开怀里的笔记本,试了试几个人生日的做密码,在那个我就知道的八位数后,电脑重新被唤醒工作,松本没来得及关闭的页面跃然出现。
这篇以都市传说设定的故事讲的是一个人对隐藏在人群中的人鱼进行追杀,目前已经有三起打着人鱼诛杀旗号的案件分别发生在冲绳,四国与北海道。而往后翻阅,也是一些受害者模糊不清的打码照片,而所谓的评论专家在这些受害者中找到的唯一共同性则是这些被害者在身体的某处有着大片明显的胎记。这篇报道中的被害人显然不是人鱼,可相叶看来,它并不是一起伪装成灵异借口的杀人案,杀人者,明显是在寻找自己。这么说来,昨天的那个奇怪客人,确是有极大的嫌疑。
放下电脑相叶在店里来回踱步,二宫对自己的过分保护相叶不是不明,只是他没觉得自己并不是如此脆弱。心平气和后相叶才觉察到他与二宫之间的某种关联感应。当事人只是在赶路而已,要不要追出去?相叶刚想把营业的招牌收回来,店里的电话就响了。

“喂,海滩……”

“哦,雅纪啊,nino不在么?”

“小翔,nino跟J出去进货了,有什么事么?”

电话那边樱井嘟囔到二宫出门进货这是要下红雨了么。相叶只能赔笑。“也没什么大事啦,就是给他订了游戏,问他是自己来拿,还是我回去的时候给他带回去。”

“当初是谁说不要他总是玩游戏的。”

“所以没准备给他宅急送啊。结果打他手机也没人接。”

“哦,他刚刚出门走得急,没有带手机。等他回来我让他打给你。”

对于二宫不带手机出门,樱井依旧吐槽到“要下红雨了”,不过还是没有对此类说法有什么疑问。但是还是在挂电话前处于习惯的让二者注意身体。

正是樱井这宗电话打来错过了收回店内招牌的最好时间,等相叶挂了电话后,店内已经有三三两两的人排在了吧台前等待点餐。如果此时把客人往外赶,怕是等二宫回来自己又要被念叨了,而且,相叶摸了摸自己的胸口。这里并没什么感到不适。

所以收起了不安,微笑的问道“抱歉让你们久等了,需要点什么吗?”

如果几个小时后松本不是一双杀红眼的跟在二宫身后回来,相叶也没觉得,这个夏季与之前的有什么不同。

宝宝们的日常日记。

孩子放学乱跑,多半是家里爸爸们纵容的。我就不一样了,作为妈,必须乖乖的,听妈妈的话。

最後會變成怎樣的小王子?

寫些隨筆吧。 年底的計劃,大概是開票那天就已經準備,是的,今年抽到了票,還是生日場!買機票,訂酒店,風風火火。要去見ARASHI了,要去方面給相葉雅紀說生日快樂這年初的願望終於要實現了。 還是一個人從羽田機場去市中心。除了開始前有小點問題,到大塚站卻是很順利。 一下jr就衝去買了一瓶透明奶茶。。。emmmmm,哈哈哈哈。 入住在東橫INN,有早飯,有會員優惠。超lucky! 事實上,這次線下拉的太長了,第一天去,第二天看con,第三天回來就好麼(不) 雖然在東京玩的很開心,還有很多意猶未盡,但是十天的確實感覺到好累。以至於元月一號回家的時候,都覺得北京好親切。 說說每天的細節吧。 23這天早上四點就起床了,定了8點半的航班,真是太高估自己了,尤其頭一天還在加班,等於沒睡嘛。 第二天一早我們竟然還去了天空樹,我的天,我們一定是太高估了自己的實力,導致晚上看con的時候急急忙忙衝去dome,但是呢,實現我在東京打出租車的願望了。 PS,世界各地的出租車司機大概都是話癆。哈哈哈。
aiba醬的生日場,大概是我這輩子最幸運的日子了。
去了桂花樓,給 @山風為嵐 過了生日。看到了麻麻,爸爸,弟弟,弟妹,我家的店寫著中國料理,看樣子我入籍這個事隱瞞不住了呢。推薦青椒肉絲,我這個不吃青椒的人,都忍不住吃了好多。
迪士尼改觀我對上海迪士尼不喜歡的錯誤印象,買到了心心念已久的鴨鴨的帽子,超級開心。
在街上隨時能看到有節目組的介紹車,超級開心,還去排了vs嵐的活動屏幕(具體在另一個文里詳細寫了)
這次東京,真的超級開心,富士山跟溫泉超級舒服,希望2018年還會在見到你們,我已經,迫不及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