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彩【00-2】

踩着雨回来的大野智刚进门还没炫耀自己是成果就被松本润拎着后脖领子的丢进了浴室。
喧嚣了一天的小店被傍晚的雨送来了宁静。二宫和也早早的把明日休息的牌子跟最后一名客人一起送出了店外后,就来到后厨帮相叶雅纪一起收拾起大野智带回来的战利品。
 
 
“哦哦哦,那条鱼我见过,原来你们是兄弟啊。”相叶雅纪一边磨刀一边说到。“不过你们俩竟然都被小大钓上来运气真是太差了。没事,这刀很快一点都不会疼。”
当事者fufufu笑着接到“对啊,最近运气超好,在东京的时候别说钓鱼了,邻居家的狗都见面都不跟我们摇尾巴。”
“一定是松润的锅。毕竟他……”
一个爆栗招呼到相叶雅纪的脑袋上,瞬间泪水痛得流了出来。“Kazu~,疼。”
“那换J敲你一下试试?你妈没告诉过你,不要跟食物说话吗?
换了一身私服的松本润靠在门框上,伸手招呼大野智过去。
“小润~”
“又不吹干头发就乱跑。”毛巾盖在大野智头上,给了料理台前面俩人一记眼刀,“又出去一天,知不知道我们快回去了,收收心好么,三个月的休刊假期要结束咯。”
“小润~”黏糊糊的又叫了一声,小声到“戒指硌的疼。”
 
“讲了多少次,正常人类不会跟海产品说话,J不想大叔知道我们的身份,你不要拆他的台,我们会死的很难看的。”看着两个人离开厨房,二宫和也教育着相叶雅纪。虽然他们都知道大野智不会威胁到他们,但是保不齐就像今天这样的人又出现。
“Kazu,你会害怕么?”
“是啊,我们家的傻鱼就只有7秒记忆力,这么下去可怎么行。”
“鱼只有7秒的根本就是骗人,你又不是不知道。”相叶雅纪最近不知道跟谁学的越来越喜欢撅着嘴表示自己的不满。却不知道这样看上去更多露出可爱的破绽。二宫和也顺势亲了一下,端起刚切好的鱼生。“快做点我能吃的,好饿。”
相叶雅纪笑这说道“那就做煮汉堡肉吧。”
“别一做蠢事就以为笑笑就能过去,你以为我没没办法对付你是吗?”
“才不是,Kazu的办法不是很多嘛?”用额头顶了顶对方额头,果然在离开时看到一个耳朵红的犹如滴血的二宫和也。
 
 
大野智在带有咖啡厅logo的餐巾纸上努力涂鸦,这是他跟松本润的“住宿费”。自从二宫和也“无意间”在日拍上挂了一张大野智的签绘后。所作为漫画责编的松本润则是对此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他感慨的只有一点,就是二宫和也对钱的执着也不知道是怎么来的。
刚刚吹干的头发服贴在前额,有些遮挡大野智的视线,松本润随手用小皮筋给他在额头上扭了个俏皮的小辫子。“你是不是有没涂防晒霜,带帽子啊,前额都有些晒脱皮啊。”
“唔,吃午饭的时候有些挡视线,就摘下来忘了。”
“知不知道长时间晒太阳会出事的,听说过皮肤癌吗?” 咖啡厅上的小桌灯是为了烘托气氛的,不适合照明使用,索性把大野智手里的草稿抽出来,丢在桌子上。像是早有准备,松本挖来一坨芦荟胶抹在了伤患处。“跟你商量个事情呗?”
“嗯?”
“《海之歌》停刊吧,这个故事不画了。”
冰过的药膏迅速在皮肤渗透开来,空气中嗅到一丝丝的冷。这是大野智第一个成功的长篇连载,也因此获得了很多获奖提名,如今停止连在,对彼此带来的会是什么,作为职业漫画编辑不会不知道。
“唔,我到是没什么,主要是杂志社那边……”
“对不起,当初是我任性的让你画这个故事,现在有毫无理由的让你停止连载。杂志社那边不用你管,你的违约由我来担负,大不了辞职。”
“你要辞职啊,可以来我们咖啡厅打工啊,正好Ma kun一个人忙不来。”二宫端着晚餐的盘子放在了他们的面前。
“fufufu,我可以赚钱养小润的,好像当渔夫我也蛮有天赋的。”
这个皮肤黝黑的青年平时看起来没什么大抱负,闲暇的时候也总是一脸呆呆地错觉,像是没睡醒一样。可是二宫和也知道,松本润一定是非常非常信任跟喜欢他,才肯将那件事当作创作的脚本告诉对方。这种不经意的承诺,给予了对方一直渴求的安心感。
“大叔,比起拿鱼竿,你的手还是比较适合拿画笔。”
“Nino,这……”最初担心身份暴露,闹得最凶的那个人如此松口,就像是某种默许一样,打破彼此之间的约定。
“没事啊J,那个故事确实很好看,我也想知道后面究竟发生了什么。”
松本润还想在说点什么,就被厨房传来的什么东西打碎的声音。二宫转身就跑回去,担心的话还没出口,就看到相叶雅纪身上扣着一个保险箱跟一地的海鲜。
  “祖宗,你这又是干嘛啊?”二宫和也本来想拽起来相叶,没想到一脚踩到新鲜的鱿鱼,险些滑倒,被跟着一块进来的松本润扶住。
  “我想速冻点鲜鱼给小翔明天带去。没想到手滑了,哈哈哈结果踩中那个鱿鱼摔倒了,Kazu也是被它搞摔倒了。”相叶雅纪一把抓起那个“罪魁祸首”。
“今天晚上把它油炸做成天妇罗来谢罪吧?”笑的毫无眼白的人把鱿鱼举到二宫和也面前,虽然鱿鱼没有听觉系统,但二宫打包票,这只鱿鱼在打颤。
 

 
“所以,你想丢下我,是么?”不同于以往被相叶雅纪催着去睡觉,二宫和也早早的躺在床上玩着手机,抬头正看到相叶雅纪一脸错愕,似乎正在消化这段话的含义。“所以说鱼就7秒的记忆,我是说,白天来的那个人。”
“这个啊,我还真不记得了,毕竟太久了。我老了……”
“才100多年好吗,不许给我提老!”二宫气鼓鼓的把相叶雅纪推到在床上,将头埋在他的胸口上,“你白天问我怕不怕,我当然怕了,怕秘密被揭穿,怕你等不到我找到解决办法的那天……”听着相叶雅纪胸口的声音,二宫和也的话越来越小。
 相叶雅纪动了动,环住缩在自己怀里的人“怎么会舍得不要Kazu呢”边说边拍着他的后背,来打消怀中人的不安感。
  100年,对于人类的时光来更迭,四季扭转,但对他们来说,却仿佛一瞬间。岁月静好,让他们忘记曾经。有人记得,有人在讲述着,也有人在惦记着……
   二宫和也从相叶雅纪怀中抬起头,淡茶色的眸子中带着水汽。那张嘴刚想说些什么,就被一个吻给占据了主动权。像是被施了魔法,所有的不安感,被一扫而空。

_
╮(︶﹏︶")╭跟中年大叔一样,吃饱更新一下下。。。
说好的五子,,,樱井翔应该不会那么快出来。。。
鱼类用顶额头示爱。。。啊,鱼肉在赶来的路上。
 
 

一个无痛人流,不对,是脑洞


注意,这是脑洞!注意,这是ALL2!注意,不接受任何三观教育,我就是为了自己爽,看到这里不适的请左上角按X,仅一次提醒,下面您将抵达现场。
现场倒计时
5

4

3

2

1

GO~

这是脑洞:末子俩人是兄弟,nino是有钱人家的私生子,松润是嫡子,为了家族纷争,把她送到樱井家当女仆,樱井翔的母亲是贵族家的表姐,所以相叶雅纪也看上这个小女仆,所以所谓的利益关系把nino又送给了贵族,而贵族带着他参加自己家入股企业活动时遇上了社长,本来是想从社长那里讨到支持自己重归实家拿到当家人位置,结果又需要“等价交换”。问,究竟谁是nino最喜欢的人?


默默回答问题后,再往下看……








是润

nino从小就喜欢J,比J喜欢nino晚那么一丢丢。但是松润的亲妈对这个私生子一百个不顺眼,找到某种机会把他逐出家门,而暗恋nino的樱井翔正好趁这个机会落井下石的拐带走nino,然而他太聪明,不怎么敢吃了这个烫嘴的山芋(是nino),毕竟是上流社会的私生子,谁知道未来什么走向?所以顺势送给了贵族。nino本来都被樱井给撩的差点心动,没想到自己最后就是个利益棋子。所以破罐子破摔的爬上爱拔的床,贵族告诉他,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武器,如何运用,所以调教的很好。然后nino开始了自己的报复,第一步就好能找到属于自己的人,然后就跟社长做了某些利益化的肉体交易。当最后以拯救松本家的金主重回时,松润说到一开始就是自己的主意把哥哥送出去,虽然很痛,但哥哥不再是那个天使了,自己也就没什么罪恶感。

那么问题又来了,他们里面谁对nino是百分百真爱?一样在心里勾画后,再往下看……







是贵族。因为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为什么我一本正经的讲这样的东西),那么,最后一个问题,是我把脑洞给了台湾太太后,他反问我的。最后的问题是,nino知道一切后,会跟谁在一起?

是社长,因为只有大野智是他自己能左右,而且被左右的。。。人。

以上这个脑洞,不产出,不负责,不接受刀片!

色彩【00-1】

 

 

安徒生也许没有想过,王子之所以从大海生还是不是吃了人鱼肉。小美人鱼追随而来是为了爱情,还是……

 

---

正是海滨浴场最热闹的时候,连平时都鲜为人知的小咖啡馆也人流爆满,只是因为它靠近这个新开发的海滩。不过比起沙滩上贩售炒面与饮料的摊位前的人头攒动,这里还是相对“安静”。冷气给的很足,却不如吧台那个少年脸上带的“冷气”。

“你就算再摆着这个表情,也没办法啊,明天再说吧,谁让今年海滨浴场开业时间早呢。”五官深邃的青年一边安慰着少年,一边将刚刚烤好的蛋糕放进柜台边的展示冷柜中“海滨浴场人多,你不也多挣到了钱?”

“J,那是我家水管工首个Switch的操作系统……今天不去,就拿不到店头的限量版了。”

“总之,今天没有人能陪你去定游戏。对不起,您想要点什么?”青年招呼着想要点单却被他们家店主搞得不敢靠前的女顾客。

“啊,那个,要个A餐?”

“J说的对”少年换上营业笑容。转向顾客说到“那个套餐是下午茶的单子,现在还没到,您要不要试试这个海盐芝士配鳕鱼条?现在买还参与店内抽奖哦。”根本就没有这种说法,鳕鱼条还不是因为食材马上要不新鲜才推荐的吧。但看到少年不在闹脾气,青年还是舒了口气。

“J,大叔呢?面包好像不多了”

“……我们是来采风的,不是你的雇工。”

“做甜点跟简餐你们不是很开心吗?我可是有提供你们食宿的。”

“当我们是暑假打工的大学生呢!”

“但是,你真的要管管大叔了,昨天带了一箱海螺,说要做螺号,今天又要去钓鲷鱼,专业渔夫都没他这么敬业吧。”

这一点真的是无法令人反驳。作为少女漫画代表的白泉社第一外勤编辑的松本润与当下最火的连载漫画作者大野智,竟然顶着采风的名义公然在这里“打零工”,如果传去大概会带来某种轰动。

“嗯,打工也是生活的一种体验,每天少想点少女漫画情节,海边才没那么多童话桥段呢。来,这是后厨的制服,先换上。”现在回想起来,来的第一天某人好像就定位了他俩的身份。

“松润,麻烦这份帮我送下”递出来出来一份鳕鱼条套餐的人一脸笑容“放弃吧,听说你们要来,kazu可是计划了好久,本来还说要消费一定数额送一张你家大野老师的签名照呢,毕竟是人气漫画家嘛。”

松本润一脸黑线,什么时候农村套路也这么深了?

“我们这里的销售旺季只有现在嘛,辛苦你们了。”

“真是搞不懂你们俩。”

松本润摇摇头,明明是不缺钱,不缺闲,在一起安稳混日子过的俩人,突然有一天回到了海边开了这么一家小咖啡厅,现在却搞得营业额成为重点,这俩人的生活主题跑偏了吧。

“这位客人,您这样我们会困扰的。”一身仿佛是上个时代画风的人走进了咖啡厅,用蛮力拨开正在排队点单的人,一把抓住吧台中的少年。

 

“找到你了,人鱼。”

 

“这位客人,您要什么?人鱼馒头吗?我们这里是咖啡厅,没有手信出售哦。”二宫和也试图挣开来者的钳制,却不见什么效果。

“我是来找人鱼的,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客人,再这样我们真的会很困扰。”相叶雅纪扯过那人的手,看了一眼二宫和也被捏红的手腕,眼中闪过一丝愤怒,却记得此时还在店内,他将人领到角落的卡座做下。为对方倒了一杯水,才笑着说到“您这是为了什么找人鱼啊?好梦幻哦。”

“不要开玩笑了,他们,他们是非常残暴的生物。”来者一口气喝光水,将一个残破杂志摔在桌上“就是他。”

那是白泉社上上期的《花与梦》的杂志内页,应该是被眼前人撕下来的,正是人气连载漫画《海之歌》休刊前的最后一期内容。

“这位客人,您不会还这么单纯的认为漫画是真的吧。”相叶雅纪职业笑容的为他再添一杯水“实不相瞒,这个故事我也有看,确实很感人。”

“是这里!”那人把为数不多的漫画页翻过,露出了本回的最后一页,月光下,一尾人鱼跳出海面,怀中抱着一个少年,人鱼左肩上的不住的血迹像是牵绊两人的红线。

右手页正是作者的连载专访,熟悉的人,此时正不知道在哪海钓的大野智。

“这里,你看这里。”杂志上用一行字加粗的花体写着“邂逅最初与最终,羁绊的地方。”

“啧啧,真是感人,松本润这是你的杰作?”二宫和也一脸嘲笑的趴在相叶雅纪身后看他帮自己翻阅的画面。

“那些,校对编辑!”松本润咬牙切齿的说到,手中挤番茄酱的力道不知重了几分,看出他在生气。正在看漫画的两人决定暂时最好不要招惹他比较好。

“这位客人,如你所见,我们确实认识这个作者跟他的责编,但是这都是创作出来的故事,不要相信为好。”二宫和也拍了拍相叶雅纪的肩膀,“快点回后厨啦,你知道有多少单在等吗?”

“我有证据,我知道他们存在。”

“这位客人,消费的话我们招待,如果您再这样无理取闹,我们可就要请您出去了。”二宫和也插着腰,看着无理取闹的中年男人,他的好脾气耗尽了。

“我不是无理取闹,我的祖父救过人鱼,我小时候听他讲过,在一个满月,一个一身是血的人鱼抱着一个少年从海里走出来,少年的双脚泛着金色的光,一张脸苍白,不知道是溺水还是怎样……”

 

 

 

“拜托,我们被人追杀,请你带他到一个安全的地方好么?”抱着少年的人鱼的墨绿色鱼尾渐渐退去,露出人类一样的双腿,对正在好奇看着他们俩的渔夫说到,“这个给你,是麻烦你的酬劳。”

 

 

 

“本来我祖父只想救那个男孩,但没想到,虽然那个男孩晕过去了,却死死的抓着人鱼的胳膊,没办法,我祖父只好拖着两个人到了安全的山洞里。不愧是人鱼,恢复能力就是强,第二天一早他再去那个山洞里,那两个人就不见了。”

“说不定就是你祖父做的梦。”二宫和也摆摆手“所以说,人类还是现实点,你也老大不小了。”

“那这是什么?!”来者从怀中拿出一枚入鸽子蛋大小的珍珠。“我从小就听这个故事长大,一直相信有人鱼的存在,一直在找寻他们。而这次的这个漫画家画了只有我们家族才知道的故事,难道不是真正的人鱼吗?也许就是本人吧!”

“我们家大野老师是天才,也许是在什么地方……”

“你这么一说,我好像听说山林的东边那片海,有人鱼出没。但是这个山林很难穿越,说不定就是人鱼避世的障眼法呢。”二宫和也打断相叶雅纪的话,信誓旦旦的对来者说到。

果然,太过真诚的眼神,让对方相信,迅速收拾东西往山林方向出发。

“你怎么能骗他呢?”相叶雅纪摇着头接过二宫和也收拾好的杯子,往厨房走去。

“这种人,讲不清道理,只要他不在这妨碍我营业就好了。”二宫和也对相叶wink了下,回到了吧台抽出自己的游戏机,专心致志的玩起了游戏。

相叶雅纪无奈的笑了笑,转身走进厨房,正撞在站在门口附近的松本润身上。

“那个人……”

相叶雅纪无辜脸的眨眨眼。

 

__

就是突然很想在通勤车上码字的东西,设定用了一部分高桥留美子的《人鱼系列》,(哈哈哈哈,暴露年龄系列。)嗯,五子都有,你们猜,谁是人鱼?反正猜对,也没奖励。本来是魔都AO想要送的无料,但是昨天查资料查的很开心,估计……写不完,哈哈哈。

 

黑化了的男朋友,强行洗白的犯人,跟绿了的我,还能怎么办?当然选择原谅他。。。呜呜呜呜呜

~6/1~ happy,宝宝们!

分享一个被加班跟项目搞疯的社畜,有姑娘约会么?!

nino:今儿,我给大家说段单口相声,相声的四门功夫讲究的是说学逗唱。下面那个,别拿你相机晃了,瞅见你了,长个跟柱子似得。嘿,还来劲了是吧,别拿那玩意晃我,要晃去铁道口,能晃过新干线的车灯算我输。别介个啊,还真去啊,你孩子484傻啊,听不出好赖话,就在下面好好呆着。(nino那个shop拿到手,我就觉得是说相声的2333,官方不出,我自己来凑shop)

真的很羡慕那些五一放假可以出去玩的朋友




像我们这种一年四季全国各地跑的人,是根本无法体会你们那种激动的心情!

抑制不住内心的兴奋!麒麟爸爸!

我想娶这个姐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