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彩【00-3】

前文:12

写在前面:这是一篇二相,前两篇请点链接。毕竟上次更新,是一年前。为了让大家对这篇“陌生”的旧文有一个初步印象,这里做个设定梳理。

二宫与相叶在海边经营一家小咖啡店,因为暑期客源旺盛,收留了正在这里采风【被迫打工】的白泉社编辑松本润与人气漫画连载作者大野智。二宫跟相叶是一对恋人,松本是相叶同父异母的弟弟,大野是松润目前正在尝试交往的人。四个人中,三个人是“非人类”。以上,如果有什么ooc,当然是属于我。哦,至于樱井,他的身份慢慢再说吧。

——————————以下是正文————————————

前一夜的雨丝毫没阻挡游客。清晨的沙滩上,三三两两的太阳伞已经撑起来,花花绿绿的煞是好看。 松本刚把招牌灯箱摆出去,还没来得及翻过营业的招牌就看到有一路人正顺着沙滩走了过来。
是几个警察。 真是麻烦,松本在内心抱怨道。
”对不起,我们正在调查这个人,请问你们是否看到过?”为首的警察递给松本一张通缉照片,赫然就是昨天来到这里闹事的那个男人。
“是有见过,他昨天在这里造成了一点小混乱,已经往山那边去了。” 
遵纪守法,从我做起是融入这个社会后松本润学到的第一条。
“十分感谢您的配合。”
“那里,如果没什么事,我这里准备要开店了。” 
“好的,还有什么线索请务必联系警方,这个男人十分危险,已经杀害了三人了。” 
送走警察后,松本润拿出了随身电脑,果然是,对昨天那个人有些在意。却只是在一些报道八卦的私人网站上看到针对这个”杀人魔”的介绍。
“'人鱼猎杀者'?”二宫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松润身后喝着水,看到电脑屏幕上的标题。
“刚刚有警察来过,说昨天那个人是通缉犯。” 
二宫本来想说些什么,但听到楼体传来脚步声,又闭了嘴,松本明白,这件事他不想让相叶知道,默契的把笔记本电脑合上。
“你们起的好早啊。”一向是活力宝宝的相叶今天晚于二宫下楼,用脚趾想都想的明白。不过大家都已经是成年几百年的老人家,这种事情不说也罢。只不过始作俑者竟然还会红耳朵这件事,让松本觉得自己在审核少女漫画。
“是你太慢了!”二宫的小尖嗓伴随这松本嘲笑声。
“我才不晚呢,小大不是还没下楼?”
“他一早就跟当地人进山砍竹子去了。”松本一扭十八弯的站起来准备去放电脑。突然站住看了一眼二宫,“山里!”
“快走,一切路上再说。”二宫抽过松本手里的笔记本电脑丢在相叶的怀里,”马上就有顾客上门了,你老老实实在店里,我们等下就回来。”
看着神色匆匆的两个人,相叶也觉得他们有事瞒着自己。自己是有点天然,但不是傻。他打开怀里的笔记本,试了试几个人生日的做密码,在那个我就知道的八位数后,电脑重新被唤醒工作,松本没来得及关闭的页面跃然出现。
这篇以都市传说设定的故事讲的是一个人对隐藏在人群中的人鱼进行追杀,目前已经有三起打着人鱼诛杀旗号的案件分别发生在冲绳,四国与北海道。而往后翻阅,也是一些受害者模糊不清的打码照片,而所谓的评论专家在这些受害者中找到的唯一共同性则是这些被害者在身体的某处有着大片明显的胎记。这篇报道中的被害人显然不是人鱼,可相叶看来,它并不是一起伪装成灵异借口的杀人案,杀人者,明显是在寻找自己。这么说来,昨天的那个奇怪客人,确是有极大的嫌疑。
放下电脑相叶在店里来回踱步,二宫对自己的过分保护相叶不是不明,只是他没觉得自己并不是如此脆弱。心平气和后相叶才觉察到他与二宫之间的某种关联感应。当事人只是在赶路而已,要不要追出去?相叶刚想把营业的招牌收回来,店里的电话就响了。

“喂,海滩……”

“哦,雅纪啊,nino不在么?”

“小翔,nino跟J出去进货了,有什么事么?”

电话那边樱井嘟囔到二宫出门进货这是要下红雨了么。相叶只能赔笑。“也没什么大事啦,就是给他订了游戏,问他是自己来拿,还是我回去的时候给他带回去。”

“当初是谁说不要他总是玩游戏的。”

“所以没准备给他宅急送啊。结果打他手机也没人接。”

“哦,他刚刚出门走得急,没有带手机。等他回来我让他打给你。”

对于二宫不带手机出门,樱井依旧吐槽到“要下红雨了”,不过还是没有对此类说法有什么疑问。但是还是在挂电话前处于习惯的让二者注意身体。

正是樱井这宗电话打来错过了收回店内招牌的最好时间,等相叶挂了电话后,店内已经有三三两两的人排在了吧台前等待点餐。如果此时把客人往外赶,怕是等二宫回来自己又要被念叨了,而且,相叶摸了摸自己的胸口。这里并没什么感到不适。

所以收起了不安,微笑的问道“抱歉让你们久等了,需要点什么吗?”

如果几个小时后松本不是一双杀红眼的跟在二宫身后回来,相叶也没觉得,这个夏季与之前的有什么不同。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