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ulu]定律(3-4)

写在前面:中秋节这篇不更新了,所以放出两章内容…不出意外另外一篇《限量版》应该会在中秋节填完。

 

1.3

Sulu不记得自己上次夜班是什么时候了,毕竟他只是个巡警,义务就是抓抓猫,贴贴违规,顺便逮个小偷,教育下街头不良少年,整理重案组撒了一地咖啡的会议室之类的,加班这么有技术含量的事情,他可是有多远躲多远。睡眠不足的他打着哈欠的把一个电脑主机从废墟中扯了出来。至少在十个小时前,它的模样还不是这样。消防队的人穿着防水的胶靴在事故现场走来走去寻找起火点,法医则跟刑侦在拍着照,当然,活着的都交代给外面的救护车了。就算鼻腔内充斥着烤肉——应该是焚尸的味道,周围暗搓搓,乱糟糟的一片的现场,Sulu却在内心叫喊到“我要睡觉。”

如果放在其他案发现场,Sulu肯定一万个理由不来勘察。第一,他是巡警不是重案组;第二,他还在哺乳期内;第三,谁都不要让Sulu先生睡眠不足,他的起床气可是从警察学校毕业前就有目共睹的。

但现在,他不能。因为这次着火的现场是他们34区的一层的对外接待办公地点。换句通俗易懂的话就是——有人烧了警局。

犯罪人员有一条不成文的规定就是不要打劫警局附近的咖啡店,因为你始终不知道这个店里有多少警察。在警局被烧的第二天一早,所有34区上至警监下到巡警的都挤在了他们隔壁的咖啡店里,这里已经被临时征用了,门口挂着‘闭店’的牌子。Sulu倒了一杯没加奶的咖啡缩在临窗的角落里发呆,刚刚警长已经公布了消防队的资料排除了断电、吸烟引起火灾的可能性,但也不好意思的告诉警局各位,他们并未找起火点。这帮家伙们把现场搞的湿哒哒,却找不到起火点,纽约消防队的技术人员都从哪挖出来的。Sulu没时间用大脑过滤案情,他更担心自己还要加班多久。Demora白天是托给保姆照看,但晚上需要去保姆家把她接走,这是一开始就商量好的,可就现在的形式来看,今晚他能不能回家都两说。

“那么下面你们各小组都自我安排吧,主要任务已经下发了。”终于到了下午3点,这一天的咖啡+甜甜圈会议才算告一阶段性。这次纵火案发生在凌晨的警局警力不足的情况下,火灾蔓延到二楼证物室之前,警局的火警系统竟然完全崩溃了,这显然是人为纵火。虽然34区在纽约只是个犯罪率并不高的管辖区,但是长期以来积累的各种东西,足够这些警察们花大量的精力来复原。

就当Sulu刚刚要起身跟自己小组碰接下来工作时,老Pike却叫住了他“Sulu,你把这个给Wong送过去,明天再来上班吧。”

 接过文件袋,Sulu觉得自己的睡眠还有拯救,世界还是有温暖的。可正当Sulu取下衣帽钩上的外套时,迎面走来了一个人对他说道“你是开车么?稍我两条街呗,昨晚喝的太多现在我觉得胃里还不舒服呢。”

重案组的James ·T· Kirk。

“我是警用摩托。理论上,没法带你。”

‘离这些混不吝远一些’,是他到34区第一个生存警告,是来自他们区立法医部的。当然Sulu将法医部老骨头的话当做是一种反调来听,不过有时候,确实是别招惹他们。毕竟重案组天生带煞这种诅咒可是在那里都能应验的。

“Jim,给我滚回来。”老Pike一句话没落音,标志着Jim的逃班计划彻底失败,他只能看到Sulu逃一样的背影消失在咖啡店门口。

 

“窝以为你今天都回不了家,竟然还能来接窝。”看到Sulu将摩托车停在了他们的教学区外,Chekov蹦跶的朝他跑了过来,看得出他在学校人员还不错,至少刚刚跟他在一起的不知道是他的学生还是他的同学的一小伙人群中有两三个都是女孩子。

“我是来找你们教授的。他在不在。这有一个出庭的文件要送给他。”

“啊,在,左边第二个绞死窝带你过去。”

“老老实实在我车那等着,马上就回来。”Sulu转身的时候听到Chekov对追上他的那几个女孩子说“恩,就素他。”

    最终俩人带着一大袋子速食品抱着孩子挤进家门的时候已经过了晚八点。Demora的哭声预示着今天的晚饭必须在五分钟后开始。谁让Wong是个认真的人,非要把签名文件从头到脚看一遍不说,还指出了三处拼写错误,从新影印后,才交给Sulu。

还以为Pike给了他一个清闲活,现在看来,一切都是骗人的。纳税人的钱就像是一条狗链子拴在自己的脖子上。Sulu将一个玩偶塞在Demora的怀里摸了摸她的头,“乖一点我的小公主,爸爸马上给你去做饭。”但当看到Sulu将一盒早做好的断乳食品从冰箱的乐扣中挖进微波炉加热碗中时,我们的小公主哭声就更大了。

对于养孩子经验上,这俩大男人属于半斤八两,Sulu好一些就是他会去学习书本理论,但很多时候,书本理论根本套用不进现实。

“快点把那个米糊拿过来,Demora,只有这个,好姑娘只吃这个。”

“我嚼的你加点蜂蜜也许会好点。”Chekov皱着眉看着正在大眼瞪小眼的父女二人,他知道不能跟婴儿挣吃饭时间,但他现在真的饿的可以吃下一头牛的感觉。真希望能够快点喂饱那个小丫头后,自己的晚饭能够早点开始。

“蜂蜜会滑肠的,她现在不能吃这些。”Sulu搅拌着有些干筹的断乳产品,转身又兑入一些温水。

“我觉得她根本不爱吃。”

“……我知道。把你的脚拿开,踩到着我?”

“噗撒~抱~”小公主发出了求救信号,虽然这招只能让自己的老爸更抓狂。

“Demora,乖,叫Dad,Dad给你买布丁。”

  傻爸爸模式已经出现了,谁都别去撩拨他。Chekov跳着离开那个范围圈,可怜的摸着自己的肚子。谁能关注一下青春期长身体孩子的人权,俄罗斯小男孩瘫在沙发里不去管那对父女接下来是怎样的争吵,抱着靠枕闭上眼睛。

 

1.4

浴室文化一直是一门很高深的学问,对于东方人来说,茶余饭后泡个澡似乎是所有东南亚地区老爷们最爱做的事情,没之一。而当你看到自己尽心打造的木质浴缸飘着一堆橡皮鸭跟淡紫色泡泡时。Sulu看的很想把那个睡着的按死在泡泡水下面。鉴于自己还抱着小毛头,Sulu及时的遏止住自己内心残忍的想法,拍了拍孩子,将她放在了洗漱间的衣娄中准备去拎那个睡着的大毛头。可没想到原本还个咯咯笑的Demora哇的一声就大哭了起来。

“火星撞地球了,拉登反攻了~!哎呦”Chekov被孩子的哭声吓得从浴缸里蹦了出来,一脚踩在了地上遗落的橡皮鸭上,脆生的趴在地面上形成一个大字。Demora显然把这种比她哭声更大的动响儿当作一种娱乐项目,站在衣娄中咯咯的笑了起来。就当Chekov脑袋还懵圈的抬不起来前,听到手机相机特有的“咔嚓”

“别发推……”这句话还没喊出口,就听到特有的发送成功的声音。内心抱怨着Sulu这种什么都拍照的恶趣味究竟是怎么养成的同时,他揉着自己的脑袋做起来。Chekov显然不知道,在Sulu正直的外表下,隐藏正一个真正的宅心,这是基因所决定的。

“在Demora小姐面前,把你的东西收好。”Sulu面无表情的将女儿脸向后抱着,对着一丝不挂的Chekov发出指令。虽然对于大家来说Demora还是个婴儿,但Sulu对她的保护,在某些程度上保守的像是19世纪来的。

    Chekov恶趣味的去扯Sulu裹在身上的毛巾。“你还不是一样,我就纳闷你要怎么跟她

一起洗澡,别拿着爸爸的借口你们根本就……阿嘞。泳裤,你……”

还没反过味前,Chekov已经被Sulu一脚踹出了浴室,天晓得他怎么做到的。

 

    车载的咖啡加热器永远别抱怨,因为有热的就是对得起你。Sulu灌了一大口黑咖后,才在副驾前的小放置箱中摸出了一包砂糖撒了进去,一仰脖带着还没化开的糖粒子喝了下去。他已经疲劳驾驶三个小时了,究竟是哪个王八蛋非要开车去400公里外取证,这里可是21世纪的美国,飞机火车就差在家门口建站了。

“前车call,前车call”无线电里响起Sulu刚刚问候的‘王八蛋’,Jim的声音听上去很饱满,一点也不像是几个小时颠簸的人。

“最好你有什么事。”Sulu感觉到自己的语气都有些不一样了。但他并没有要道歉的心                     

“哇哦,Sulu,你血糖低的闹脾气吗?”

“知道就好,怎么?”

“十分钟后,我们在路边停靠一下,有点小事情。”

他们的案子有了一点所谓的眉目,但不知道为何,竟然选择这样的出行方式。难道纽约警察已经穷到没钱买车票的节奏了吗?

没钱我们可以发个传真啊。

这是Sulu停车前,最后的想法。这次出差特别突然,他完全没有时间将Demora送到保姆家,只能拜托Chekov,但愿他迷迷糊糊的听清楚自己要去哪,这个孩子应该交给谁。

话分两边,Chekov不如负众望的在没有Sulu牌叫早铃下睡过了。而被Sulu放在他身边的Demora早醒了,却安静的扯着枕头角在玩耍。看到Chekov醒来时,扭着胖胖的小身体爬近他,给了他一个湿答答的早安吻,我们不排除她是饿坏了,想从对方嘴里讨点什么吃的,毕竟Chekov经常趁Sulu不注意这样喂给小姑娘。

如果不算口水的话,这个吻还是挺让人心头一热的,而对于现在来说,Chekov只剩下了惊吓。

Sulu你还没做早饭呢。

这不是废话吗?可比起早饭,在职教授想的应该是自己的工作问题吧。通过牛顿的不知第几定律,Chekov终于稳妥的将Demora固定在自己的背上背着。上课的同学尽量将目光越过自己的小老师,努力将注意力集中在黑板上。但平时熟悉的物理定律如今像是天书一样一个字也看不进去。乱糟糟的课堂今天异常安静的只能听到背上那个襁褓传来噗噗噗的声音,里面的小孩子正在自己跟自己玩呢。

学生们抻着脖子想要更仔细的看一下那个孩子长得样子。小纸条漫天的在无声的传递,上面清楚的写着“这孩子是助教生的,还是小警察生的。”投票调查,答案各占一半,只有一个男孩子在下面理智的写到,xy的染色体生不出女孩子的。但显然被无视了。Chekov助教的物理课在本学期达到了新的到课率,115%,还有三个女生是旁边生物遗传学来旁听的。

评论(5)

热度(23)

  1. AlecNights完颜宝赫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