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ulu】限量版(上)

那么下面是正文,写的比较急,我就不改错字了。等全完了我会系统的再顺一次【哼哼,前提是写得完,不过这就上下章】

00

Chekov在触屏键盘上快速的编写着程序,手指仿佛是自己有了思想一样在跳跃,全然不顾B班舵手差异的眼神,直到Jim看不下去叫了他。

“Pasha,Leo走不了这样的线路,而且我们也不敢时间啊。”

年轻的少尉用一副恨铁不成钢的目光扫向舵手席的拍档,皱了皱眉。并半转身时恢复了正常谦虚的表情,对Jim说到“我这就修改航线,Cap。”

这就是差距,磨合期,Jim将自己窝会舰长椅中,感觉到了凄凉。刚刚Chekov的那个皱眉头到正常的表情,九成九的跟Sulu一模一样。但现在他可不敢在舰桥上提到MrSulu。

冷战真是太可怕了。Jim恨不得自己的轮班时间快点结束。

Chekov大概自己都不知道,他那张嫩生生的少年脸生起气来可比他们敬爱的大副表情严肃多了。Jim内心帮Chekov“问候”Sulu了不下五遍,你究竟做了什么,让这孩子如此记仇。

谁都不知道,他们闹别扭的原因。只是三天前,突然俩人就申请了调班,然后Sulu发挥了他忍者的本质,在Chekov一切可以看到他的视线范围内,消失的干干净净。就在俩人闹别扭的一个小时内,消息迅速传遍了整个企业号。Jim本着关爱与看好戏的双重心态,第一时间敲开了Chekov的宿舍的房门,但少年脸的小少尉一脸我没错,我也不想解释什么的表情让好奇心旺盛的Jim像个斗败公鸡一样在三十秒内跳出了仓房。而被他唆使去Sulu那里套话的McCoy也如她所料完全没能掏出任何话。

俩人就这样神神秘秘的,吵了三天假。

但是,这并不代表船上没人知道原因是什么。说白了Chekov还是个孩子,他需要一个倾诉的对象这点毋庸质疑,而这个倾诉对象也是一个非常好的保密者,当然,这并不是他本身品质或者性格所决定,只是所有人没有想过,他会知道而已,恩,因为他太安静了不是吗?Keenser可谓这个舰队最安静的美男子了,所以一不小心就容易被人忽略他的存在,如今两个人正缩在空无一人的穿梭舱内。Chekov一遍采集刚刚飞行的数据一遍喋喋不休的抱怨着。

Keenser递给Chekov一把糖豆子,这是他的私藏,他一直觉得只要不开心,吃一些甜的东西就会忘了伤心事,但对面一直问他“你说他总是这样,说什么次元圈的壁垒,我根本就不懂啦,总不能老让我迁就他吧。”的俄罗斯少年根本没在意他手里的豆子是给自己的,而是挥舞着自己的手,表示不爽的心情。

Keenser不是不能说话,他只是“惜字如金”,希望能用简单的词语来解决问题,但他显然对这种现状找不到一个能打断对方的词语,“吃”或者“停下”什么的看上去都太生硬的切入不是吗?所以Keenser选择把手放下,继续看着那个在自己面前走来走去的小少尉,把所有的不满的词语都发泄出来。妈妈曾经说过她不开心的时候就喜欢找人说,那样就不会觉得自己是孤单的,当然如果妈妈能一次说这么多单词的话。

果然在他叽里咕噜说了一堆自己听不大懂的语言后,Keenser可以肯定,那个应该是Chekov的地方话,因为他说的很流利后,终于变成自己习惯的语言对自己说道“谢谢你Keenser,谢谢你听我说这些,我真的找不到跟谁说了,如果我告诉舰长他们,他们一定以为是我乱讲,因为Sulu给人的感觉总是很靠谱的,但是他真的超级像小孩子,比我还像,不对,根本就是他像,不过是因为我不小心弄坏了他一个手办模型吗!”

“叮~”数据读取错误的声音打乱了少年的气愤,Chekov迅速开始手动操作穿梭舱的仪表数据导入自己的padd中。无论私生活问题多棘手不能带入工作中,因为带有情绪将会威胁到在宇宙生存,这是每个船员必备的自我屏蔽要素。

哪怕这次数据错误,是因为飞行员的穿梭数据飞出了计算机无法计算的数据,哪怕是这个数据的制造者叫做Hikaru Sulu。

01

“所以说,你是个笨蛋。多大的人了,竟然因为这点小事吵架。”显示器那头的女性显然对自己的弟弟了如指掌,不听Sulu解释的任何前因后果,直奔主题。

“我也没有吵架啊,爱子姐姐,我只是……”

“是,没吵架,只是让冷着人家,你这种状况出现过几次了?用我给你数一下吗?幼稚园的时候,跟你同班的小姑娘不过是因为摔坏了你的水壶,你就一个星期没理人家,当你要理人家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转学了是吧,然后就算了,自己反正不气了,之后是你小学……”

“姐姐,你……你,你干嘛呀。”被自己亲姐姐数落着从小到大的糗事,要是被外人看见还不的笑死?只大自己一岁的姐姐,为什么跟老妈子一样对自己原来的事情记得这么清楚。

“Hikaru,姐姐只是想告诉你,无论任何物件对你来说有多重要,始终它的价值无法抵过你爱的人或者爱你的人。”

那可是三十年来首次再版的凤凰号1800:1的模型。Sulu的内心一个声音叫到,但对自己的大姐,他还是忍下来所有孩子气的话。姐姐说的没错,但是姐姐不知道,为什么从小到大自己与朋友发生分歧后,都是静静地等这件事平息下来,因为自己不是在等对方道歉,而是自己不知道在面对错误后,要怎么样去化解矛盾。他不敢面对,不敢揭盖过往,认为争吵就争吵,真正的好友不需要理由,明天依旧会和好。就好像一个结痂会将伤口连接在一起。

但是你知道,结痂下面依旧是糜烂的伤口,Sulu,你知道的。另一个声音对自己说道。明天还是去说个对不起,行不行?

Sulu倒在床上,闭上眼睛前,脑子里萦绕着这个声音,算是一个小小的决定,也算是给自己的懦弱打气,明天走过去,say hi

一下,应该就会过去了。是的,就是这样。

所以,第二天a班次结束后,Sulu并没有像前几天快速的递交自己的飞行日志后,从舰桥离开。而是将数据整理好后,走到舰桥的下层,坐在物理专家席位上,整理自己的东西,等待这B班次。

Jim看了坐在自己左侧身的首席舵手后,一脸不敢相信的表情看着他的大副兼科学官。后者一脸平静,但Jim可以拿一筐苹果打赌,他的眉毛向上挑了挑,还做出“有趣”单词的口型。

舰桥安静的仿佛跟进了冰窖。B班次上岗的抵达舰桥的电梯已经到达三层甲板了。Sulu还没有起身的意思,Jim决定发挥自己装傻充愣的优良传统。“嗨,Sulu,你不去你的植物观察室吗?”

“我并不需要每天都去那里的,植物室有电脑的控制,所需的生长环境是被设定好的,而且专业的生物科学官也会定期去做观察的。”

“哈哈哈,原来是这样啊”Jim觉得自己笑的跟白痴一样。

Sulu显然用一种“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想赶我走的眼神”看着Jim,却谦虚的说到“我在这里还有一组数据想要整理,Cap您是不希望我待在舰桥上吗?”要不说Sulu先生怎么能游刃有余的在这船上生存呢。语气上永远谦虚的他,却散发着一种无名的威胁。

连McCoy都说过,“MR.Sulu请提醒我不要惹你。”更何况是被针管戳成沙包的Jim。

“怎,怎么会呢,哈哈哈,我们进取号的首席舵手,我舍你其谁啊,待,待着。”

就当Jim的话音刚落,B班次的人已经登上舰桥了,Chekov原本还跟次席舵手在讨论什么,露出一点点得意的笑容,却看到Jim正在跟Sulu说笑,少年的脸立马阴了下来,大步走向操作台。

“P……Pasha,你来了,哈哈哈”Jim觉得自己周旋四个星系的女生都没这么累。

“似得,贱长”

这不规则的发音是怎么回事~!Jim内心咆哮到,真不拿领导当豆包了吗?真不怕我扣你们信用值吗?可正当Jim想要言传身教,告诉小朋友们要相亲相爱的时候,船身突然出现大幅度晃动。

前一秒还在尴尬的局面被打破,全员立马进入了战备状态。

“spock”

“是的,Cap,经过刚刚的扫描,我想我们是遇到了攻击。”

“Uhura,打开通讯,联系对方为什么要袭击我们。并告知,我们是星际联邦NCC-170……”

Jim的指令还未下发完毕,船上经历了第二次大浮动的颠簸,舰桥传来了轮机室的警报。

“Uhura继续尝试连线,Sotty怎么了。”

“Jim,我们的动力系统被冻住了。”

“冻?”

“是的,你理解的字面意思,我一直不能接受核能晶体会冻住的这件事,因为它的燃点不可能有这种状态。”

“Cap,我联系上了对方”Uhura报告到“信号很微弱。”

“投放到大屏幕上。”

屏幕上一个模糊的身影说到“来自异域的种族,你们的随意让你们踏入了我们的领土。”

“很抱歉,”Jim摆出一副外交笑容“我们无意冒犯,我是星际联邦进取号的舰长James ·Tiberius ·Kirk

,我们处于友好的外交才在宇宙中寻找这同盟的伙伴。”

“伙伴,同盟”对方笑到。“如果我们不是伙伴呢,无法达成同盟呢?无理的低下种族,你们必须为你们的鲁莽道歉。”

“我已经表现出我们的失礼,但您的傲慢让我们无法接受。我们是友善的在巡航中。”

“好吧,地球人,你确实巧舌如簧,让我看看你能表现怎样的诚意,你现在必须到我面前,与我面对面。”

“我,我现在还不知道您是谁,我需要交代好我的军务后才能与您会面,这是我们的规章。”

“你们的规章不能让你们保命,你可以看看你们称之为飞船心脏的地方现在怎样了”

“舰桥呼叫轮机室,现在怎么样了。”

“霜冻的面积正在增大,我不知道怎么样才能除去这些冰霜。动力设施完全停止运作,这样下去我们的生命维持系统也将受到威胁。”

“听到了吧,你还有什么条件可以跟我讲?”

Spock站了起来,“作为外交礼节,我是否能与我的Cap一同与您会面。”

McCoy也站了出来,“Jim这家伙容易过敏,让我也一起去吧?”

“一个瓦肯人,还有一个有趣口音的地球人,不,我不要。进取号的舰长,你,还有你左手边穿黄衣服黑头发的那个人类一起来,除此之外谁都不允许被传送到我的星球上。三分钟后,我还没看到你们到达,我就会发起第二次的攻击。”

影像一消失,Jim从舰长椅上跳起来“spock,舰桥归你了,Sulu跟我走。”

Sulu点了点头,看了一眼正在扭过头看他的Chekov,咬了咬嘴角,跟Jim踏上了电梯。Spock在电梯关上的那一瞬间,跳了进来。

“Cap这不符合逻辑,您下去有危险。”

“没事,Sulu跟着啦,如果我们下去后你们找到了什么办法,第一时间就是跑,别管我们听到了吗?”

“这不符合条令第3490条第三……”

“这个时候你就不要跟我讲条令了,小尖儿,逻辑,我还是一船人。”三个人出现在传送室,“把我跟Sulu传送下去。”

“可是Jim。”看着站在传送台上的舰长,大副叫了他名字。

“逻辑”Jim笑着摆了摆手,他跟Sulu被打散在船员面前时,Sulu看到传送室的门打开了,他来不及看是谁,他忘了刚刚有一瞬间,自己能说对不起。

“等……等,等一下。”Chekov看到的,只是两道被传送走的光线。

 

评论(2)

热度(28)

  1. AlecNights完颜宝赫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