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ulu]定律(0-1)

两个人在一起,身体内一种激素苯氨基丙酸,便会增加分泌,令你情绪高涨,产生一种喜悦的感觉,当浓度不断增加,两个人同时受到这种激素的影响,感情便到达最浓,这种状态和关系便可定义为“爱情”

                                                   --------------《爱情守恒定律》



1.1-0

    一阵枪声,吓醒了正在熟睡的婴儿,她绿色的眸子像是最清澈的祖母绿看着陌生的环境,这是哪里?平时悬挂离自己面前的那些彩色星星都去了哪了?有着温暖的小被子跟独角兽娃娃也都消失了。可对刚刚睡醒的她来说,这个未知的环境还算是充满探索的游戏点,但这里太冷了,她大声哭了起来,想要引起母亲的注意。这招一直都很奏效,但不知为何,今天完全没有人理会她的哭声。妈妈在跟自己玩捉迷藏吗?妈妈为什么还没来?终于她连哭泣都变成嘶哑的低声抽泣时有一个带着刺鼻气味的怀抱将她的寒冷驱散,委屈的她再次大哭了起来……

“没事了Angel,我在这,我…爸爸在这……”

 

1.1

“听着,这忒不聪明了,窝只是想证实一个物理的现象,现在还是理论期,可以在脑内模拟,并没有想把这里当做烟火现场。”发音并不完美穿戴却很得体的孩子在一群流浪汉中种显得尤为突出,他看上去仅有16岁或者17岁的样子,操着一口外乡人的语言极力在阻止伙伴们在中央公园草坪上的“违法行为”——他们正在把太阳能板上的照明灯泡挨个卸下来收集里面的发光管。

按理来说17岁,是一个在什么年代都是充满好奇心的岁数,搞搞破坏来博得大家的关注,不正是这个年纪的孩子的“主业”么。当然,人类自古以来有一种区分孩子好与坏的绝对界限,所以在纽约时间凌晨三点出现在中央公园这件事本身就已经可以将说话的少年划分进“坏孩子”的标准线内了。虽然现在的纽约甚至地球已经不在是昼勤夜寝的生活态度,但传统就是传统,这是人类思维中不能修改的既定法则。

“都出来了Chekov,快给我们看看你的发现。”

21世纪,人类还是不能摆脱依赖的心态,这就造成了为什么一个未成年的孩子要跟一群衣衫褴褛的流浪者为伍。作为大学的跳级生,这位俄裔少年已经是一位物理系的在读博士。但不合年纪的天才压在他的身上的后果是导致他很难在同学中找到朋友,而这些四处为家的人却成为他少有的倾听者——当然,不能排除Chekov总是在跟他们交流的时候带来一些食物这样的事情,成为他为数不多的交心伙伴们。

“都呆在那里不准动,将手放在头上。”这个声音从规定语法的时候,就指明了来者身份——一个条子。而这声威胁,只带来了一个后果Chekov成了唯一被留在现场的人,并不是这些朋友没义气,而是他们知道只有这个少年能摆平来者。当然,这个声音对Chekov来说最大的杀伤系数就是他原本自信满满的脸现在写满了“O,my god”,综合考虑自身处于的形式后,他决定不先开口。

“我说过下次再见到你这么晚出来就直接跟你们校委会致信,你是在考验我的文笔还是在考验自己在校委会的信誉度呢,Chekov先生。”Sulu将自己的配枪放回枪囊中,用目光注视着面前这位矮半头的少年说到“当然,我还说过,如果我执勤没有回家,备用id卡在第三个花盆下面,我在说这些话的时候你不在大脑里计算物理公式肯定就能记住,你丢的id卡数已经超过三位了。”

     “这么一说,好像还真有这么一回事。”

     “还有这些人,你了解他们吗?说不定明天头条就是在读天才物力博士死于街心公园,我一点不会介意多跟挖新闻的记者说你除了物力公式外,17岁了连牛奶都不会热这些糗事,你知不知道流浪汉是引发的抢劫犯罪率多达27%。”

Sulu的话刚一落,身后一群骂声:

“臭警察,说什么呢!”

“喂,我说你们两个,说什么就回家说去,别再这里,臭警察你下次再吓我们我们就给警察局写投诉信。”

Sulu并不是一个习惯用武力解决问题的人,但在有人不长眼的情况下他非常乐意帮他们进修一些应有的礼仪。所以一枪示警后,大家都选择了闭嘴。

“走吧,快些回家,我实在不放心德莫拉一个人在家。”这句话就像特赦,少年换上笑容,跟在已经转身的青年身后,执勤的摩托显然没有考虑过坐俩人的设计,但这并不影响他们回家,在Sulu看来,小孩子完全可以塞在他身后与装备箱之间的那段距离。但今天,他觉得是时候换辆车了,成长期的孩子稍不注意让这个狭小的空间略显尴尬。

一个物理系的天才学生与一个小巡警的关系本就是风马牛不相及,但命运就是这么奇怪的创造者。调职在34区的Hikaru Sulu在新搭档的引荐下见到了州立大学物理系博士生导师Hanse Wong教授,这位教授作为34区的顾问,过去几年来一直为当地警方解决一些棘手的问题,简直就是救星般的人物存在。而作为老教授最得力的助手Pavel Chekov先生在打招呼的时候就将一杯热茶一起送给了Sulu的裤子。

事情就是这么简单到掉牙,没有法律规定一个美国巡警不能帮忙照顾一个留学生。总之有人拯救了Sulu少的可怜的薪资,顺便补贴了他一些房租——Chekov的在读奖学金比Sulu的周薪高出不是一位数。而Chekov觉得自己则是被拯救了胃——至少不用住在学生宿舍的时候,他随时能撒娇的要一杯热可可哪怕现在已经是凌晨两点。

    “喝了这杯可可快点去睡觉,不然等会Demora醒了你就的帮忙。”在厨房冲着奶粉的Sulu打着哈欠警告的对Chekov说道,也不知道这么大的孩子怎么有这么多精神头,如果自己有时间,绝对是泡个热水澡后睡个天昏地暗,是的,他已经迫不及待的想回到床上去睡觉了。可是事情总是这么不随人愿,如果不出意外,Demora Sulu小姐的半夜加餐会在两分钟后开始,果不其然,一声婴儿的啼哭让Sulu的下一个哈欠憋在了口中。

“怕什么来什么Chekov,你先帮我哄下她,我试试温度就过去。不准逗她太精神了,喝完奶还有睡觉呢。”

所有的话已经说的太晚了,天晓得Chekov怎么能在几秒内让一个哇哇大哭的婴儿咯咯的开始笑。Sulu无奈的接过来把婴儿抱在怀中,将试好温度的奶瓶喂给Demora,顺便有一起没一起的拍着她的后背。比起别人家7个月的婴儿老说,Sulu怀中的婴儿显得大很多。肉呼呼的小手覆辙她的奶瓶,宣告所有者。“慢一点,小丫头。”Sulu的疲惫都变成了笑容,哄着怀里的婴儿。

Chekov清楚的记得搬来的时,Sulu将小婴儿挂在胸前开门的那一幕。虽然事后得知Demora其实是Sulu的养女,但Chekov至今都不是很能理解,Sulu为什么这么辛苦也要收养一个孩子,毕竟这与养宠物或者植物不同,这是一个人类,养育不是一天两天,你需要为她付出更多,但他还是忍住了所有的好奇心没有去询问更多关于Demora的身世问题,也许Demora的过往在Sulu心中是一个无法揭开的伤口,也许自己也没有理由得知。

婴儿身上独有的奶香味,勾的Chekov有些犯困的靠在Sulu的肩膀上打着哈欠,却使坏的用一根手指逗着覆辙奶瓶的Demora。聪明的小丫头用小手攥住他的手指,另一只手始终没撒开自己的奶瓶。温度由小手心传来,Chekov觉得心里有一丝暖暖的感觉。

 

_____

写不写得完,看有没有人看了,反正我已经努力很多次想捡起来~

评论(6)

热度(22)

  1. AlecNights完颜宝赫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