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ulu]显影成像

【预警:内含R18内容,女儿某种意义上串场】



同样的故事设定,有人习惯向左走,有人习惯向右走,有些爱就在习惯中错过。但至少在这个宇宙,习惯让你站在了我的一侧……

00.
把Khan老冰棍冻回去后,进取号开始了本年度最大的维修。星际维修站把预算甩到刚刚经历“大换血”的舰长面前时,Jim大有再去死一次去的冲动。老Paki一死,能容忍他的上司大概还没出生,这么一大笔维修账单砸下来,全不论他们为拯救宇宙所做的“伟大贡献”。好在Spock大使出来向星级联邦高层说情,呃,陈述他们的贡献,才获得“舰桥所有人员必须参与进去号修复工作”这一条处罚。所以在三等兵都还享受带薪休假的现在,Jim则必须带着自己的“舰桥七雄”在船坞修理场挥汗如雨。军令当然不是让他们能如此任劳任怨的根本,他们船上的“黑科技”才是他们愿意自己动手的原因。如今老冰棍冻回去后,联合会又开始对所有船只进行审查,在这种情况下,自己丰衣足食是十分必要的。

      Chekov扯着自己袖口上的线头,想凭蛮力拽断,可工业合成的人造蚕丝却在手指肚上勒出了一道血痕。Chekov转身就把手指上的血抹在了小话梅的衣服上,反正都是红的。Scotty路过把这事瞅个正着,给两个坐在临时搭建的走廊上的人一人一脚。Chekov重心不稳的一晃,一只手抓着跟吊咸鱼一样挂在了走廊边缘。Scotty决定视而不见的走过去,完全没有一丁点同事之间应有的“同情心”。因为他知道这个临时搭建的走廊虽然离地有三米,但它的稳定性与这熊孩子臂力一定能自己爬回来。可轮机长却没算到,这毛小子却放手了。吓得老苏格兰人的丢了手中的PADD向下望去。还好是个软着陆,下面正在运输液态气压囊。
Scotty刚想开口大骂,却看到Sulu在下面双手比了个叉的手势,只好将想要骂熊孩子的话全部都送给了帮他捡起PADD的小话梅。见二人走远,Sulu这才把气垫中挣扎的Chekov给拽出来。
“Chekov少尉,你已经成年了,做这样的事情不觉得太孩子气了吗?”即便声音充满了训斥的意味,但Chekov知道,他在担心,因为一些Sulu独有的紧张感,只有他才看的出来,比如现在垂着的左手不自觉攥住,用大拇指蹭着食指关节。所以Chekov保持与Sulu相对而站,不动也不回应任何话语,果然,Sulu走进一步,将Chekov搂进怀里,拍着少年的后背。“究竟怎么了,你最近总是在做一些不符合年纪的举动?”
“窝姿势在想,如果窝不长大就好了。”少年将头埋在Sulu的肩头。声音闷闷的传来。比起过去一年,Chekov至少长高了5公分,他现在跟Sulu的个头差不多了,亚洲人要很努力才能将他的小熊揽个满怀。
因为年龄原因让Chekov一直在进取号上被当做孩子对待,所以Sulu很清楚,Chekov期待着自己的成年,如今却这样说,Sulu只当是他在撒娇,拍拍小熊的后背安慰道“你现在的想法就很小孩子,放心你长高的只是身体。”Chekov从Sulu的怀中挣开,将手搭在着对方的双臂上,将视线放在与Sulu的一同角度,看着亚洲人,似乎做了很大的努力开口说道“Hikaru,窝……”
“少尉,有一个涡轮气压的数据我想你这里是不是多了一个计算。”来者的声音将Chekov原本酝酿好的情绪打乱,甚至因为突兀而吓得他一个激灵。
“S…Spock先深,窝,窝只是,好吧,窝想窝的去看一哈元音。”如同在行军中想要摆正自己的已经不稳的步调一样,越是紧张,越无法吐露出自己想要表达的含义。Chekov所幸将嘴跟眼睛闭上,拍了拍Sulu的肩膀,松开。
“Pasha,注意安全,别再走神了。”
“嗯。”Chekov回过身,做出他现在还能做的最满意的笑容,然后逃一样的跑走,因为他觉得那个亚洲人已经在自己的脸上读出了“秘密”。
“我觉得你们之间有什么事在对我隐瞒。”看着Chekov在门口消失的身影,Sulu将目光钉在了Spock身上,显然如果想在进取号上问出实情,Spock绝对是最好的“泄密者”,因为瓦肯人不会说谎。
“上尉你可以用更清楚的事实来陈述问题吗?理论上来讲我没有过多涉足你跟少尉之间的关系,逻辑上来讲,感情是需要彼此信任作为支撑的。”大副的声音很平静,平静的向当初询问刚刚座上首席舵手席位的Sulu“外层抑制装置是否撒开”一样波澜不惊,一个瓦肯人,好吧,半瓦肯人在指导自己的“感情问题”。亚洲人在心里从一数到十,想换一个愉快的方式来询问,当笑容挂在脸上时,却发现Spock已经用他独有的步伐踱步出仓库。Sulu从心底发出一声叹气,反而觉得心头又压重了几番,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
Chekov对Sulu来说是特殊的存在。即便很多人都知道MR·Sulu是非常好说话的一个人,但他还是有一些令人无法逾越的习惯。比如他从联邦学院时就没有室友,比如他在阅览室从来不坐在中央的书桌,而是安静的找一个角落……他习惯了自己为自己营造一个空间,也习惯了跟别人保持距离的情况下友好相处。大家尊重Sulu的习惯与他相处,却不知道亚洲人在没人注意的时候也会轻轻叹气。就这样,直到Chekov的出现,他粘着Sulu像一只好奇心旺盛的小型犬,所有人都认为这只是时间的问题,迟早他们认识的是Sulu先生会把自己的好脾气都耗完,但这个赌注似乎压错了,Sulu很吃这套,甚至将自己的专属领域撕出了一个口子,只允许Chekov进入。
他习惯了自己在操作台的右边是Chekov。
习惯了休息舱的另一个床位是这个半夜睡迷糊,会爬到他床上的孩子。
他想这种习惯延续下去,而作为一个传统的亚洲人,他自然也会传统、很正式的对待这件事——当着进取号多名船员向Chekov确定彼此关系这件事就发生在不足一个月前。因为没有jim的调侃,Sulu觉得自己竟然能控制住局面,这相当难得,毕竟这对亚洲人来说,已经是非常非常超越底线能做的了。Chekov显然也是被亚洲人的主动给吓到了,当场愣了一分多钟,直到Uhura从背后推了他一下,他才慌慌张张的一直点头,却说不出话来。
但如今担心的事来了,种种迹象表明,Chekov在回避自己,难道自己做的难道不够让Chekov放下心来接受这份感情?

·01
Chekov是在回避跟Sulu的目光正视,他觉得这种做法简直是为自己的种族抹黑。但除了他是一名俄裔领航员外,他更是一名军人,军人就要为一些事情做出牺牲,用Spock先生的话来说,这符合逻辑——去你妈的逻辑,这种无名的无力感让Chekov第一次觉得,如果自己是个孩子是否就可以逃避。
Chekov承认自己不够心思细腻,但他足以理解他的亚洲人眼角间流露出的担心,如果在这样持续维持他们之间的关系,分手只是时间的问题,Sulu就如同他的名字一样,光是温暖的,却也会从指间溜掉。
Chekov知道,年长的情人温柔且无微不至,最享受着对他的依赖与他给予的溺爱,能够确定彼此之间的关系,更是Chekov所期待的,但这一切的美好,却都被一个既定“剧本”给打破。
三个地球日之前,Spock大使参加了Paki上将显影雕塑的纪念的落成仪式,无论什么年代,无孔不入的无冕之王们都不会放弃任何爆炸性新闻,他们的围追堵截把理性与感情抛在了一边,为了好新闻甚至忘了这是个纪念礼而非一个欢庆的活动现场。场面几近失控,Chekov跟他的大副顺势保护了大使的撤场,现在Chekov想想看,只觉得自己是运气不够“好”的跟着一起跑了过去。当然,在当时自己想到的是——能够第一次近距离接触Spock大使,这种心态多少有点青春期追星的旺盛引发肾上素的头脑发胀,同时Chekov也十分享受与两位Spock探讨空间物理方面的问题,虽然事实上只有他一个人在说——大使知道自己不能影响历史,只是在一些理论上稍作指导。但越到拜访的后期,越是想理论性的谈话就越没什么话题,Chekov知道自己不是一个好话题的开拓者。
      而年轻的Spock就那么看着年老的自己,不插一句话,甚至面部表情没有什么太多波澜,仿佛面对的是另一个熟悉且的陌生人。气氛略显尴尬,Chekov向自己做的位置里缩了缩,却太过用力,碰到了临近桌面上的收纳箱,卡片散落了一地。
“对不起。”Chekov从椅子中弹起来,收拾一地的卡片。“这是?想片。”黑白色的照片在这个时代早已经成为历史文物,可Chekov却慌慌张张的将它们归在一起。但在一张相片上,目光早于慌乱的手指停留。
星际学院的主体楼还在,不过周围建筑已经发生了改变,照片上女孩子站在那里,笑容中让Chekov抓到了一些熟悉感。站在他旁边的那个人,似乎不被时间所控制,还是Chekov足够熟悉的外表,是Sulu。照片上二人眉宇间的相似,让小熊有些紧张的握住了这张照片,他觉得自己的胃袋有些扭曲的找不到落下的地方。就这样举着这张冲洗出来的照片。
“那是Demora  Sulu小姐的入学照片,她物力空间上非常有见底,是打破了星系之间最大传递值的实践家。”大使说的不经意,但Chekov的脑子显然理解了这代表了什么,这个女孩与Sulu的关系看上去如此融洽,她……Chekov紧张的看了一眼年轻的Spock,他并没有寄希望他的大副给他什么意见性的建议。倒是Spock大使乐意的说下去“比起3D显影,我最近越发觉得照片洗出来最安全,这些是我下载在PADD中的,有些数据因为空间扭曲而损坏了,剩下这些成为我证明自己活过那个时代的记忆。”
说到这里,Chekov才注意到,不知道是不是数据丢失或者转存不当的原因,这张照片上有一片是没有画面的。
Spock大使的话虽然说的波澜不惊,却让人有一种如鲠在喉的窒息感,Chekov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两位Spock无法感知这种失落,所以这种情感都传递到他的身上,莫名的感同身受,莫名的无法控制自己的泪腺。“对不起。”
拜访即将结束的时候,Chekov大脑不受控制的问了一个问题“那么Spock大使,如果您的出现改变了一些既定历史,会不会影响其历史的走向?”
“我不知道,Chekov先生,理论上一个微小的修改都会影响历史,比如我死后。不,不要露出那样的表情,即便我是个瓦肯人,寿命会长于人类,但死亡是一个物种必要经历的,回来说,我死后,我究竟是死在了什么时间?所以这个问题又带有一些哲学定义,我只能说”他举起了自己的手“Good  luck。”
“有很多事,我们无力而为之。”Spock在回去的路上先开了口,没有冠以逻辑……Chekov觉得自己染上了犹豫这种‘坏习惯’。他将自己的从回想中拉会到自己的PADD上面,希望理论的数据能为他把脑中无法理顺的数据归位。


 ·02宇宙的自然定律


·03日子似乎归于了平静,Chekov坐在领航系的位置上为他的舵手勾勒出航线。有点小使坏的心态在航线上标出了几个小的陨石带,好在Sulu精湛的飞行技术将这些“麻烦”一一避开。有点无奈的在PADD上写了一条消息传给Chekov【我们又不赶时间。】

可我想跟时间赛跑。
Chekov想要把自己要跟Sulu所有的记忆都保存好,这样在以后没有他的日子可以慢慢回忆。所以现在每过的一天,都是要尽量去“创造”一些细节。来让他记住这些划过日子的不同。他不知道自己的倒计时牌在何时清零,但他觉得暂且的逃避,总算让他学会品尝“热恋”的滋味是什么。
进取号稍稍的颠簸,让Chekov的大脑跟上了自己正在计算的手指。他们刚刚收到一股外力牵引,已经停泊的进取号在被拉向一个不知名的星球。这并不是他们今天的目的地,可有有什么所谓,他们本来就是为了探索未知事物而出航的。
“我收到一个信号。”Uhura对Jim说道“很弱,我正在试图翻译它。”
“把它投到大屏幕上。”他们的舰长从席位上站起来,绕到了领航系前面。
“我正在尝试。”Uhura说道,可无论怎么按切屏键,传输信号都是报错。“我不知道为什么。啊”Uhura将自己耳朵上的接收器摔在了操作台上。“不,停下来。”这个声音跟平时的Uhura不同,导致舰桥内的全员都将自己的目光从工作台前移开。Spock先一步扶住从座位上跌倒的Uhura,试图平稳她的情绪。
Jim看着双手捂着自己耳朵的通讯管,三步并作两步的走到了通讯台前,将手放在她的肩膀上,“Uhura,你怎么了,中尉,你听到了吗?”可这位女性就是不将手掌从自己的耳朵上取下,身体还瑟瑟发抖。
“舰桥呼叫McCoy,Bones你快点过来,Uhura似乎不太好。”Jim抬手按下Uhura面前的呼叫按钮,可能不小心按了全舰广播模式,他自己的声音也在舰桥内回荡。
“怎么个状况?”透过全舰广播,大家都听得到医务室传来的手忙脚乱的声音,似乎还有玻璃器皿打碎的声。
“不知道,就是一条信息传来后,她就这样了。”
“都不要动她,我马上到。”
就在医官收线赶来的同时,大屏幕上自动切出一则画面。上面是一个不知道是生物还是植物的物体,发出诡异的声音,经过波纹扫描后,话语变得能够清晰理解“现在你们这个破疙瘩挡住了我们的,造成了大面积死亡,你们需要为此负责,我们星球上有多少子民死亡,你们就要有多少人陪葬,同时永远不准你们踏入我们的星球轨道。”
“我们也很想尽快离开,但是我们的船似乎出了一些问题。别总把死不死的挂在嘴边,我们慢慢来说说看,对了,我应该怎么称呼您呢?”Jim一遍在做着外交微笑的交谈,一遍传输文字指令给Sulu与Soctty【我们还有多久能动身】
【我们的晶体都在融化,见鬼,这个该死星球的磁场要把我的女士给搞垮了。耍刀的那个,你改手动操作试试。】
【收到,我需要导航,Chekov,还有,在十五秒后我希望推进器是满的。能跑多远算多远。】
“对您星球上造成的意外我们深表悲痛,不然我把我的医官借给你们医用”说着扯过刚刚登舰的McCoy“Bones绝对是我们全宇宙最棒的医生,对了,我的船员在接收到您的信号后,似乎身体不适,我不知道”Jim还在试图给Sulu争取时间,但那个“植物人”完全不懂得交流艺术,他很明确的发现这伙人正在跑路的意图,不知道为何船体本身又摇晃了一些。
在手动引型冲击第一波的时候,Sulu就感觉的自己手指好像敲在了导电的水面上。但是时间由不得他多想,当将Chekov传来的路线全部都顺利走完后,Sulu才从键盘上抽离双手。他现在已经感觉不到疼了,事实上,他感觉不到自己的大脑能控制手指关节。
最后一个声音是Chekov伴随撤开椅子的“Hikaru!”

·04
  Uhura跟Sulu并排放在医务室,舰桥主要高层都来过一遍,跟瞻仰遗体一样一言不发。Sulu看的那叫一个心急。是自己没救了,还是这船没救了?直到Chekov换班来说“备用电源设备已经换好了。”这才让Sulu跟Uhura放下心来。
进取号现在一个未知航道上飘着,除了碰点陨石带、宇宙风暴外,一没有被追,二没有被拦,可谓是安全。但不知道为啥,听到这些消息后,Sulu还是觉得Chekov有些事情在对他隐瞒,这种感觉饿又让他回到了进取号维修时,Chekov故意避让他目光的时候。
“我是不是,没救了?”
这句话一出口,Chekov炸毛的跳起来。“医官,阿光……窝思硕Sulu说他难受,”
“Chekov,我没事,别叫M……”
“我看看,你们这些年轻人,有点小痛小灾就没天没地了,他能不疼吗?你按着输液管子,现在他血都倒流了,还有你Sulu,平时也没见你这么矫情,怎么现在就这么大小姐了,您老人家是功臣没错,但也就是个轻微电负击伤,一个破菠菜能有多少电,你幼儿园的课白上了吗?有我在你根本就不用担心会死……”
  不光Sulu后悔,现在Chekov应该也很后悔自己鲁莽的叫医官出来,Uhura更是一翻眼把自己的头埋在了枕头下面,穿上的医官究竟是来治病的还是来嘴炮的。但正如他所说,刚刚那颗星球是一个植物进化的星球,所有“人”都需要进行光合作用,进取号好死不活的挡在了人家的光源星球与他们星球之间,造成了一些喜阳生物的死亡,好在这次电击来自植物。而他跟Uhura只是受到一些转换电子波的攻击,治愈是很简单的。Chekov看着正在跟医官斗嘴的Sulu,咬了咬下嘴唇。
对于进取号的首席舵手来说,享受这个短暂也不很痛苦的病假算是一种放松方式,但他的“病假”却不大平静。当从医疗室转回休息舱后,他发现自己的舱内的床位变成了一张。不光如此,所有的配置都变成了1,这个房间的使用者也是如此。
“Pasha,究竟为什么?”他在进取号另一头的休息舱找到了chekov新的房间,冲进去第一句就是这个问题,他觉得自己现在不需要一个过程,只要一个答案。
“窝们分手吧。”确实是一个答案,很直白。
Sulu愣在那里,在他所能面对的临时预案中并没有针对这条的解释办法,大脑当机也是不可避免的。Chekov想要说什么,刚张嘴,却看到Sulu把手一抬。那种他不能理解的微笑又回到了Sulu的脸上。“好吧,既然如此。”Sulu挥着双手,像是驱赶一些什么,后退到舱门前,转身离开。
Chekov在看到那个人的身影被电子门关在门口消失在自己的视线时,双手握拳的顶在自己的额头上,自己果然不能任性呢,自己改变了Sulu本应有的生活轨迹,这完全可能会害死他。他蹲下身,自己抱住自己的双腿,坐在了空朗朗的休息舱内。
即便分开休息舱,划开了排班表,但进取号就这么大,Chekov总能遇到独自一个人的Sulu,他又升起了自己的保护罩,把所有想要疑问人的目光都避开。

·05
那个舵手又变成了独行侠,所有人都觉得Sulu先生像足了耐寒的植物,如今他正在聚精会神的注意着自己的工作,完全没因为Chekov的临时来舰桥送资料而表现出慌张,看着那个黑发舵手坐在舵手系上的背影,Chekov多想冲过去跟他说对不起,但不行,如果自己现在无法狠下心来,他会被自己害死。俄罗斯少年咬了咬嘴角,将自己的PADD递给Jim。努力将目光定位在自己面前的长官身上。
Jim接过PADD的同时,将目光在Chekov与Sulu身上做了个调焦,还是对自己的领航员报以微笑的签完了文件。
“我觉得啊,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啊?”Jim·知心哥哥·Kirk的下属心疏导活动拉开话头,他决定由好套话的Chekov开始是符合逻辑的。本来嘛,确定男男关系只是一种形式上的安慰,说白了失恋又不是天塌地陷,他们这个船上“搞”不正常的上下属关系难道只有这一对吗?显然Jim只是八卦闲着难受而已。
Chekov当然知道被单独请来喝酒会有什么事情,他也没准备对自己的舰长全盘隐瞒,毕竟在他的字典里“藏着掖着”也是很少见的。
“窝觉的窝跟Sulu在一起会海思他。”
“你这个想法也太悲观了吧。你青春期不安症状怎么这么中二啊,是不是原来没谈过对象,我跟你说,这种事情就是需要多磨合磨合,再说你跟Sulu磨合这么久,我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太妥,难道是性生活不太幸福?这倒是一个问题呢。”
“舰长你什么都不知道,你就是个笨蛋。”这句很小女生的话发音却很清楚,说完在没得到任何同意的情况下Chekov转身离开,他当然知道这样的事情跟谁说谁都不能理解,但他知道答案,知道未来,知道Sulu会有的幸福,可这份幸福不是自己给的。
他觉得自己糟透了,靠在舰艇过道的墙壁上。却不知道自己身后有个人不自觉的攥拳,又放下,选择了另一个放下走去。

·06
“Pasha,这就是你担心的源头吗?”PADD的上的照片复印件正是在Spock大使那里看到的那一张。而Sulu就这么突然的出现在Chekov新的舱内。电脑竟然没有任何提示,他畅通无阻的不被阻拦,将屏幕立在自己的面前。
“你怎么……” 
        “我怎么会知道这张照片是吗?”Sulu将PADD翻扣过来,眉宇间紧张换成Chekov熟悉的笑容“我有很多对不起要说Pasha,对不起,我让你感觉到了不信任。” 
        “不,窝并没有,窝只是觉得自己不应该出现。该死,窝……”因为冲击太大,Chekov已经不知道自己想要如何解释,他从来没怀疑过Sulu对他的感情,他的怀疑是自己的出现是否正确。自己是不是Spock大使修改历史的产物,自己会不会影响Sulu的未来,但所有话都堆积到嘴边,却不知道要如何来说。
Chekov将自己语言从新排列好顺序,“窝葱来没怀疑过Hikaru,窝只是担心自己的出现会不会英航本应该属于你的幸福,毕竟在那张照片上你与……”Chekov咬了下自己的嘴角“Sulu小姐笑的是那么的开心,窝原本是希望自己能一直流在那个能代替我出现的人出……。”
“Pasha,你的出现才是我这一生所有幸福的理由。”Sulu揉了揉Chekov的头发,继续说道“但是,我还是要说对不起。因为我去调查了你,这对你很不尊重,但我不想失去你,即便你说过分手,我想你是因为自己心中形成了一个疙瘩。”Chekov看着那个深邃的眸子中折射出的歉意,他觉得一种酸涩充斥了自己的鼻腔,他摇了摇头,而Sulu懂得,他的领航员已经原谅了他的“擅作主张。”
“你是怎么想到,窝是说你是……”Chekov紧张的看着Sulu,他急切的想知道自己的‘错误’在哪里被发现。
“因为我了解我的Pasha,从上舰桥第一天开始。你就没有那种避开我的眼神,而恰恰就在见过Spock大使后。”
Chekov觉得有些脸红,他当然愿意时时刻刻都让自己的目光追着Sulu,有些不好意思的Chekov问道“是Spock先生给你的答案吗?窝以为他不允许我将未来的事情透露给你。”
“他开始什么都不愿意说,我想他是根本没觉得哪里有问题。还说‘信任符合逻辑,猜疑是不必要的’但我说‘人类感情中并非只有猜疑和信任着两种绝对的关系,还有一种叫做担心’。而且舰长也拿出自己的身份要求他说清楚”说到这里,两人相视一笑,Sulu接着说下去“让Spock先生来帮忙顺清楚问题的根本,尤其是针对感情的问题,真的是很难,我们听了三遍那天你们遇到的事情都没觉得会有什么问题,我也怀疑是不是自己的想的太多,真正的问题并非外来因素,依旧是我自身的。但是一个名字在第四遍讲述的时候进入我的耳朵,一个有着Sulu姓氏的女孩。我想这就是问题的原因…”Sulu说话的声音低了下去,“Chekov,我不可否认Demora的存在,在Spock大使的世界她确实是左右历史进程的存在。”听到Sulu说到这里,Chekov的目光开始游离,是的,这个秘密解开的那一天,疼痛肯定是对两个人,但Chekov却觉得一直悬在心底的那种无法言喻的无名感已经开始散去,他必须要面对他,这次毫无保留的跟Sulu一起。
“Chekov,你知不知道有一些作家写故事,会先构想好结果吗?”Chekov抬起头,他不确定Sulu的这个话题,为何一下子跳跃的让他不知道如何回答。他摇摇头,Sulu接着说下去“很多作者的故事都是为了自己去写,或者悲伤或者圆满,他们在一早就决定了主人公的命运。但是,人生并不是故事,我们不需要一个被安排好的结局。而且,Spock大使告诉我,他PADD中的一些数据已经发生了修改。”Sulu将PADD举起来,滑动了屏幕,下面是一张色彩饱满穿着同样红色的星际联邦制服站有三个人的照片笑的是那么开心,Chekov不确定的看着画面中的那个人,再看看Sulu,得到对方的肯定后,Chekov的表情看上去像是一个鼓足气的河豚,他挠了挠头发,又将PADD拉近几分自己,失望写满了全脸。“为什么窝的身高还是没长过你!”

    
吐槽时间:
结果甜菜被我种苦了,我一直无法回避如Sulu女儿这个问题横在这对cp面前。这个无料属于不吐不痛快,不揭伤疤没办法跳过的存在。为了以后chulu的甜菜能大丰收,大家就允许我的任性吧。
                                                                                                                            完颜宝赫
                                                                                                                          2013.12.1

看完了13,觉得当年我这个设定真是睿智。。。现在怎么就想不到好梗。


评论(10)

热度(51)

  1. AlecNights完颜宝赫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