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ulu】 学院派

   

 当你需要一个人,发现他就在身边,那是一种温暖。当你想起一个人,发现那个人也正在想你,那将会是一场邂逅……

 

·00

在星际学院里不要试图跟瓦肯人讲逻辑与不要去招惹MR.Sulu是同样被记录在《新生入学手册·校园急救篇》中的。但感谢,并不是所有人都能明白这个手册的重要性,以至于医学院永远不缺少外科创伤性治疗与接骨的活体标本。

作为一名未来星际战舰上首席医官,本着救死扶伤为宗旨的McCoy发誓他真的想用针管戳死眼前这个混蛋。宇宙第一NO zuo NO die Jim·Kirk浑身骨折三处,脸肿的像馒头一样被丢在病床前,当看到Bones像是便秘三天表情的脸时,他还努力的用一个微笑打招呼:“嗨,哦,艹”

从文字规定发声开始,运用清晰明确的发音表达自我需求就跟人类智商是挂钩的。McCoy在心中问候了三次上帝的母亲,才拿出自己的仪器开始给这个笨蛋检查。“我已经警告过你,会咬人的狗从不叫唤!”

“好像没有。哦,Bones,求你轻点。还有你怎么知道他的‘叫唤’并不美好,我敢打赌……喂,你的眼角怎么了……我觉得我不能让你治疗,谁知道你的针会不会戳到我的要害。什么?身后?”

当弄懂小伙伴的眼神暗示后,Jim才机械性的扭过头。谢天谢地,只是一个新生,,叫做什么帕,什么烈什么的……俄罗斯人的名字永远跟他们的冬天一样长,Jim觉得自己记不住一个学弟的名字并不是什么大问题,尤其是长得很无害抱着一个食物袋的学弟。

“我就是想来看下你还有没有的救。”准医官跟作死鬼同时倒抽一口冷气,好吧,我们收回那句语言跟智商挂钩的话,对于Pavel·Chekov这个全校都知道的天才儿童来说,他的语言应该更接近儿童般的质朴。“其实你不要生Sulu的气,虽然学长你是作死——这个词咬字非常清晰——但是Sulu确实出手太重了。”

“等等,你是来,道歉的?”能在这种语言对话中听出来意,McCoy你可以去做宇宙公共关系促进委员会的负责人了,Jim热泪盈眶的看着自己的小伙伴。

面前的带有某种犬系的少年郑重其事的点了点头。

“为什么要帮Sulu给别人道歉。”

“道歉的理由很简单,因为他不是坏人,我不希望他在学校没有一个朋友,因为他是我最好的朋友。”

两个人仿佛看到了“小宠物”般的男孩身上散发着某种神职的光辉。不约而同的点了点头,少年开心的将自己一直怀抱的纸包丢在Jim身上——道歉礼物,一口袋苹果。

 

·01

20世纪中叶,洛伦兹用计算机求解仿真地球大气的13个方程式,意图是利用计算机的高速运算来提高长期天气预报的准确性,却捎带脚搞出了蝴蝶效应。人们从未想过一只蝴蝶间接引发的风暴同时,大概谁也不曾想过人与人之间的交集是为什么,会产生什么。Chekov也很难讲自己跟Sulu是怎么做成好朋友的,明明是两个学系的人,彼此并不会有太多交集,只是在自己被嘲笑的时候站出来摆平这件事,事后来想,这事本身就是个奇迹。因为Sulu先生一贯的原则不是“事不关己”吗?

   而目前来看,这场“蝴蝶效应”还在酝酿,在场的三个人没想过彼此的孽缘还要延续到一艘宪法等级的星际战舰里。在那之前,打破眼前的僵局才是他们‘冰释前嫌’的第一步,至少是Sulu与Jim。

“所以,今天的主题是什么?”Jim尽量的保持自己的微笑的去问,他现在有点摸不清自己的这个学弟。突然跑过来,突然拉住自己,突然对自己说有一个活动要他去参加。但这个活动目前只有他、一个低头看书的亚洲人跟一个一直在挠头的小毛熊。

“其实还没想好哈。”Chekov挫败下来。Jim的眼角在抽动,Sulu倒是没有什么反应,只是很安静的坐在那里。“但是我觉得要是学长跟我们一起去玩,也许会有一些好玩的事情发生哈。”

气氛瞬间冷了下来,看的出,Chekov想要融入更多的人际圈。Sulu叹了一口气,说道“我知道有一家不错的料理店。不如……”

“好”两个人异口同声道,不由分说的一左一右夹着Sulu走出活动室。Sulu知道Chekov想要做什么,他不止一次的跟自己说,Sulu不能总是做独行侠,我们应该认识更多的朋友。带着一些商量的语气,大概是怕那里说的不对触到Sulu的痛脚。

对于朋友这种关系,Sulu很难给出清晰的定义,年幼的他总是随父母搬来搬去,刚刚熟识的小伙伴都在他短暂的相处后变得模糊,为了让儿子精神振作,遗传研究学的父母利用基因变异培育的一只小狗——更高智商,年幼的Sulu会把内心的一些事情全部给这个有感情理解的动物倾诉。

但物种的物尽天择永远不希望有能够打破时间进化规律直接跳跃生长的物种,小狗很快就死了,父母只是将小狗当做一个生物实验样本,并将尸体丢入焚化炉。年幼的Sulu也渐渐觉得,倾注的感情如果在当时得不到回报,就会消逝。他越来越远离人群,成为独行侠,无论是同学还是父母永远弄不清这个眼神明亮的孩子在内心想什么。他不在告诉任何人,任何生物自己的任何感觉,极其小心的将自己的喜好隐藏的很好,因为他知道,就算是哭闹也换不来曾经失去的,所以他要把自己的不开心收好,这样便不会扩散到周围人的情绪中给他们带来麻烦,所谓的好心安慰只会一次次让自己想起不开心,会让更多人来触动自己的脆弱,sulu很怕,怕一不小心沉溺其中时,又会有新的失去,这样反复叠加,最终让他不再轻易的想要表露任何情绪变化。但Chekov是他第一个想要倾诉的人,这是一个很怪的现象,无法解释。但他更愿意相信东方哲学中——缘分的定义。可是这种理念,要如何去维持,Sulu并不知道,他只能跟紧这个孩子,保护他,这是自己唯一可以做到的,可当他在朋友圈变大,兴趣变多时,自己这种保守派能否跟上他在步伐?如果小熊的圈子扩大了,会被不再需要自己?Sulu知道自己不应该在倾注过多去保护Chekov,至少这也是为自己将来抽身而去做好准备,因为自己只想跟Chekov做朋友,却不知道是否能接受更多的人,这一直是他自我中心的生活轨迹。看着前面两个相差七八岁的人融洽的谈着一些话,Sulu觉得自己插不进去。就好像有一道看不到的墙把他隔绝在外面,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还在跟着走。

Chekov突然放慢脚步,不自觉的拉上Sulu的手,继续跟Jim边走边说。别人始终不知道Sulu的手其实比看上去更柔软,而且掌心的温度并不高,牵起来有一种无法定义的感觉,但就是很安心。

 

·02

   “Sulu,你今天玩的开心吗?”Chekov一脸兴奋的看着在他周围跑来跑去。因为偷偷的喝了点酒,他现在的运动神经大概不受大脑控制。Sulu很想把他拉住,但现在天还没黑,校园里都是人。他只能跟着Chekov跑来跑去的身后,好在他有点兴奋外,会宿舍的路走的还挺直。

吃饭到一半时,Jim最先提出来要酒喝并一直劝不喝酒的Sulu一起。Chekov则是趁二人不注意的空当喝了几口,当时看上去并没有什么问题。可是越到后面Sulu就越想踹死Jim这个混蛋。Chekov的撒酒疯到不那么难以控制,只是开始大量的用俄语口算物理公式。McCoy出现的很及时,他大概算准了Jim什么时候惹事。McCoy用一脸担忧跟恶狠狠的语气对Sulu保证会将这个混蛋倒挂在宿舍醒酒,并保证他的小毛熊的表现很正常,只要他不再受凉就行。Sulu很想解释,Chekov与自己仅仅是普通朋友,但他又觉得这样的误会其实也很…有点小满足。

Sulu很想学McCoy那样把醉鬼扛回宿舍,但只限想。他尝试了一次失败后,觉得自己根本抱不动Chekov,说起来有点丢脸,他明明比小熊高15公分,再次证明力气跟身高不挂钩。Sulu只能在多动的孩子身上多披上一件外套,看他在自己前面兴奋的跑来跑去。也许有一天,他就这么样在自己看的到地方越跑越远也说不定。同学之间的友情关系本来就很难维持,Sulu从小跟父母到处搬家转学,那些给他开过欢送会的同学那个不曾说过有机会会去找他。可最后呢?没有一个朋友,距离与时间本就是可怕的东西,能够将一切切开……

“Sulu,你在想什么?”Chekov的脸突然出现,打断了亚洲人的乱想,他本能的后退一步,将自己的视线从新定焦。

“没什么,冷不冷你?”

“一点都不。但是Sulu有心事,告诉Pasha嘛。”

“没有就是没有,撒娇也没用。”Sulu下意识的笑了一下,来掩饰被说中的心事。

“可是Sulu在笑。我觉得你这个笑就是‘我有事但不想告诉你’的意思。”小熊坚持的说道。“而且你现在皱眉,说明说对了。”
“Chekov,我只是笑一下而已。”
“Sulu的笑容有很多,但每一种都不一样。”小熊主动的走上前一步,握住Sulu的手“Sulu在怕什么?为什么要往后退?难道Sulu不喜欢跟很多人出去吗?”

是啊,我在怕什么?Sulu在内心自问道,怕这个少年一转身,再也抓不住。这种想法冲上头时,Sulu着实被吓了一跳。

“不……真的没事。快点送你回去,洗澡,睡觉。明天酒醒了你就知道自己多无理取闹了。”Sulu用对待小朋友的语气哄着Chekov。他将外套重新给Chekov拽了拽,把领子上的扣子扣好。也许自己只是把感情搞错,有那么一瞬间,Sulu觉得,如果Chekov只属于自己就好了。虽然这种想法很不贴合实际。

也许…我可以尝试放开一些距离。Sulu放开手,“明天再见Chekov。”

明天,可以一直是明天下去,Sulu对自己说道。他不主动去找Chekov,这个少年就会跟其他的所谓朋友一样,渐渐的去了另一个圈子吧。这样也很好,不是吗?Sulu将时间打发在植物温室中。人造太阳能的温度晒在身上让人觉得有几分困意。Sulu慵懒的打着哈欠,一些肉食性植物撒发出一种难以说清的气味混合在一起,吸引着自己的猎物……

Sulu很喜欢植物,原因很简单,无论怎样的植物,都会有一个根系来维持这它的生长,无论外表怎么柔弱,最终还是有一个坚强的根系来让它所有的不安都平稳下来,让所有的柔弱都找到一丝归宿。

Chekov现在应该下课了,今天会不会有人欺负他呢?不,他很好的,也会有一些新朋友。嗅着香甜的味道,Sulu觉得自己的眼皮有些沉重。暖房禁止留堂,但只一下下,一下下就好……

Chekov觉得这几天自己好像一直都没在状态,无论是上课还是吃饭,总觉得少了一些什么,他用手指顶了顶太阳穴,准备开始将上课遗忘的讲义给补回来。

基于光的穿射角度……不行,做不到。Chekov将Padd摔在了桌面上。他,Sulu没在。从喝酒那天后,接连几天都没看到Sulu。他承认,开始并没有觉得有哪些不对,以至于突然觉得心里似乎有一个缺口在溢出失落的酸涩。那种难以用语言形容的感情,那种无法用文字书写的不舒服,只是因为Sulu的不在。

该去哪才能找到他。Chekov摊下肩膀,他甚至不知道在哪能找到这个人。Chekov承认,在朋友缘上,自己跟Sulu都没那么好运。自己一直在跳级,同龄的朋友非常能有话题,而一些年纪大的人,又只是将他当做弟弟一样或是宠爱或是欺负。Sulu的出现很偶然,他尝试粘着Sulu过,也开始逐渐为了接触他而跟着他的步伐,总之Chekov不知道自己会因为Sulu改变成什么样子,但是他愿意。

可是,Sulu依旧是他的独行侠,他把Pasha忘在了这里。

  

 ·03  

  “嗨,小男孩,你看上去很糟糕啊,你的哥们儿呢?”Jim端着食物出现在Chekov的对面,Chekov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走到这里。他想Sulu一定会出现,自己在既定的地方等,不能走远,总会碰见。

  “Sulu,也许……”

 “看上去患得患失,你的精神不太好,我建议你做一个心里咨询测试,是因为离家的缘故吗?”McCoy挨着Chekov坐下,将手中的食物盘放在桌上,掏出仪器开始在Chekov身上划拉。

   “很好,谢谢。”

   两个人对望了一眼,看着Chekov在那里戳自己的土豆。Jim·热心肠·Kirk先开了口。“Chekov喜欢跟Sulu在一起,还是喜欢自己一个人。”

   “当然是两个人了。”

   “你们两个都是这样,我不知道你们在维持什么,但总要有一个先迈出第一步,首先,你要先明白你明白吗?”

“语言真他妈是一门艺术”McCoy笑道,拍了拍Chekov的肩膀,“现在这个位置让给我,你该去找你要找的了。一个提示,植物室。”

Chekov直接从椅子上跳了起来,连感谢都没有说出口。是的,既然Sulu躲着,为何自己不去找他,大家只看到了Sulu很喜欢独行侠的这一面就默认了他的冷淡,却从没人问过,为何Sulu不愿意接近别人呢?Chekov气喘呼呼的跑到暖房时,这里已经上锁。因为一些植物在午休时间是要进行进食与光合作用的。为了安全,校方禁止这时候有学生留在暖房内。电子锁已经将入口牢牢锁住,就在Chekov失望自己找的人并不在这时,他听到了暖房内传出的杂声,像是什么东西打碎的声音,紧接着自己所站的门口接缝处,伸出了一把利刃,Chekov下意识往后一退,这点非常明智,因为门板很快倒在了他刚刚站着的地方。Sulu额头上流着血,一直流到红色的学生制服上,再也分不出来。

“Sulu……”

“Pasha…Pavel”

羞涩的亚洲人显然发现自己失误,但Chekov却没理会这些,他握住Sulu的手“ Hikaru,我可不可以跟你交往。”

“啊……等等,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Sulu一把拉起Chekov的手向后躲去,一根藤蔓从刚刚Sulu破门的地方挤了出来,收缩的身体开始迅速膨胀,张牙舞爪的想要把他们抓住。Chekov清楚的听到Sulu咒骂了一句“fuck”后发现自己脸上惊恐的表情不知道是来自这句话出自这个人嘴中,还是眼前那一大坨会滚动的超大毛线团。

“跑”Chekov就觉得自己的手被Sulu松开的同时,听到了这么一句。

Chekov不知道,这种植物是什么,但他知道自己现在要快点跑,不然他爸妈拿到的就是死因被某外星植物碾压致死的尸检报告了,Sulu显然比他在奔跑上灵巧许多,但方向感似乎不太好,他正把大家引进一条死胡同。

    “ Hikaru, Hikaru,前面是墙。”

“相信我就跟着跑,别说话。”

Chekov甚至没有在脑内闪出在下一个路口单独跑,甩开Sulu糟糕方向感的这个想法,虽然那样他可能能将这大坨危险的毛线团从Sulu身边引开,但他更愿意相信Sulu的判断,如果真的被碾压死,就碾压死吧。

Sulu重新抽出自己在腰间的折叠刀柄,甩了一下,利刃从刀柄中节节闪出,在墙体三角区的助力下他翻身跃上了植物的顶部,一刀插入中央。在Chekov没刹住脚撞上墙体时,背后的大型植物已经跟泄了气的皮球一样瘫在了地上,Sulu抽出刀,在植物表面擦干净液体,收回刀柄中,跳下植物的尸体。

   “ Hikaru,你刚刚那下好酷。”Chekov像一个小孩子看到超人一样兴奋的大叫。惹得Sulu一脸绯红,低声说了句“谢谢”后两人一身汗气喘吁吁的相对站着。

    想起了刚刚Chekov对自己说的话,Sulu决定先逃离这个尴尬。“呃,我还要回植物室收拾东西。”

    “不,刚刚那件事。”
    “如果报损记过的话我会承担下来的。”

    “不是这件事。‘Hikaru,我能不能跟你交往’,我说的是这件。”Chekov又一次重复了他们未遇险之前的那句话。

    “你知道,Chekov……”

    “叫Pasha,你刚刚叫过的。”

     Sulu的脸更红了,“pa……Pasha,你知道,我……”

“Sulu什么时候变得‘语无伦次’了”Jim·Kirk不知道从哪蹦出来还扯着McCoy,俩人都是一脸看笑话的表情。

Sulu皱了皱眉,转身就走。看Sulu脸上的那个表情跟刚刚秒杀那毛线团时候没差,Chekov真的没勇气追上去,只能把所有无奈的目光都抛给一脸歉意的两个家伙,“你们咋没被驴踢死啊”。

 

·04

   停课禁闭72小时,信誉减少30,1万5千字以上的说明检讨,植物室义工2周。这是学校信息栏上最新的通报批评,受罚人一栏赫然写着星际生物研究系与指挥系兼修的三年级学生Hikaru·Sulu。

   这个亚裔男孩把所有的过错都揽在了自己身上,甚至将现场监控录像中出现的Chekov解释为“路过。”

   “Hikaru。”Chekov抢在他面前把一盆植物搬到了太阳光下,Sulu转身去做了别的,结果小熊很兴奋的说“别动,放着我来。”

“Chekov,你别在这里好么?被看到我找人来代工,处罚是不会结束的。”

“那就一起罚好了,本来我也应该被处罚的。”

“你别闹了,是我先违法留在午休的植物室内的。现在马上回去上你的课。”

Chekov狗狗眼的看着Sulu,以为他能不生气的由着自己留在这,没想到Sulu却说道“撒娇也没用,这次是真的,必须回去。”

“Hikaru你到底再在意什么。”
     “你是学生就应该好好上课去,还有我从来没有在意过什么。”

“所以你也没在意过我,对不对。”

这句话让Sulu愣了一秒,接着说道“对,我没在意过。我一个人过的非常好,是你非要黏上来。作为一个准军人,你应该把小孩子的幻想收起来,对你好的不一定就喜欢你。”

Chekov咬着下嘴唇不说话也不动,Sulu有些受不了了,他从没想过状况会发展到现在这种情况下。这么发火还是他成年来的第一次,因为他觉得自己糟透了,是的,自己很糟糕的一次次的在Chekov面前生气。他想去解释,又怕自己陷得更深。他想抽身而去,可眼前这个男孩让他没有勇气转身,因为那意味着放手。

“Sulu揽下这次的全部过错只是因为这一切是Sulu引起的吗?”Chekov喃喃的开了口。Sulu没有回应,他不敢动,怕一动就触碰破僵局,如果未来是个糟糕的结局,Sulu宁愿他们两个就这么僵持着,但把“不能挽回”引上道的,好像是自己刚刚的莫名其妙的怒火。

“Sulu是不是认为,自己不够好。没有那么多精力分担别人的喜怒哀乐,不能将自己的情绪叠加给别人带来麻烦,那就不要去做自己不想做的事情,我也不想跟别人分享你的笑容,Sulu你知不知道自己的微笑代表的每一个含义都不同,无奈、冷笑、温柔、感谢……Sulu你知道不知道你自己很耀眼,就跟你的名字一样。”Chekov将自己心中的所有想法都表现在自己的语言上,他抬头看着稍微比自己高一些的男孩子,“我想Sulu把所有事情都告诉我。”

 

·终

“我靠,不是吧,小林丸号这特嘛的是个什么东西,这个指挥课考试是谁出的,Sulu你考这科了吗?”Jim·Krik把自己Padd的上机联考通知摆在公共休息室桌前正在腻歪的两个人脸前,后者一脸‘好想踹死你’却笑着说道,“我是兼修,指挥课的老师是个温柔的女教官,而且我已经预约了Pasha做我的上机战术指挥官与大副,祝你好运。”

“不是吧,哥们,把你男朋友借我一天,Bnoes就是个二把刀,等等我的通讯管是Uhura,天啊,我这次是不是准备挂科的节奏么。”

“在讲我什么?JimBOY?!”McCoy将一针管注射液体全交代给了Jim的左臂。

“我去,Bones,你是马蜂吗?!”

“你…你们俩能不闹了吗?别丢Sulu买给我的糖果。”

……

……

……

至少在小林丸号被Jim作弊通过前,他们的校园生活,还是非常平静的……

 

 

写在后面:

我想邂逅纯爱……

评论(2)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