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EYES [SA]

00
比起新干线,相叶雅纪更喜欢乡村联络用的老旧铁轨。谁知道穿过山洞时,会上来怎样的乘客?
“你好,想吃蜜橘吗?”一脸微笑的递过蜜橘,衬着穿过山洞一瞬间射进车厢的阳光,灿烂的让座位下的小仓鼠捂住了眼睛。
“你看的到我?”用质疑的目光看着相叶,小仓鼠迅速用爪子将蜜橘捞到自己怀里。
相叶点了点头,在别人眼里,也许就是一个大些的仓鼠,而在相叶眼中,他分明是个唇红齿白的少年。如果不是对食物执着的那份眼神还留有一种动物的本性,相叶绝对会把他当做一个人类来面对。
抱着既然已经被发现的,不吃够了再走的心态,仓鼠手脚并用的爬上了座位,将相叶又拿给他的几个蜜橘往自己身边拦了拦。剥开橘子,大快朵颐起来。
“我叫相叶雅纪,你叫什么?”
“哈哈哈,你当我蠢到将名字告诉你?”虽然看上去年纪并不大,少年却说着一个无论是人类,还是妖怪都立命保身的办法——不要把名字随便告诉陌生人。
“这样啊,那么仓鼠先生,你要去哪?”
“这条路的终点只有一个地方吧。”
方向早已注定,旅客不过是从四面八方汇聚……最终呢?是同行还是陌路。相叶不再看坐在身边的新旅伴,而是将目光移向窗外。 这就是你曾经看到过得景色吗?很美,为什么没早提起,带你回来看看?
“你来这深山老林干嘛?还是你跟他们一样?”仓鼠吃饱了,拍了拍肚子,将没吃的蜜橘塞进自己的嘴中,鼓鼓的填满腮袋中,准备跟这个看上去有些笨笨的青年聊聊天,打发下时间。
处于自己精神世界的相叶雅纪忘了还有一个乘客在他的身边,他并没有回答问题,而是下意识接话到“他们?” “就是那些游客。等下就能看到全日本樱花中,最漂亮的一片花海了,列车会从中穿过,最近有很多人来看樱花。”说到激动,小仓鼠手脚并用的比划到,随着列车的颠簸险些摔下去。
“小心”相叶及时出手,小肉团子刚好跌在掌心。软软的,相叶没忍住,伸手戳了戳仓鼠的腮袋,和想象的一样,动物皮毛的柔软触感仿佛带来了某种治愈。
“好痛!”显然被戳的小家伙并不觉得这样是舒服的表现,毫不客气的咬住了相叶的手指,等小仓鼠松口后,相叶了自己手指上两排深深的牙印,都出血了。
“这只是警告!不要碰我。”仓鼠舔了舔粘在自己门牙上的血,“果然是个阴阳师,血的味道就是不一样。更臭!人类的臭味!”
“对不起”看不到眼白的眼睛因为吃痛充满了泪水,却还是客气的道着歉。 一个看上去很爽朗的青年竟然跟一只在他手心上蹭下跳的仓鼠说话,周围差异的视线汇拢前,相叶雅纪尴尬的揉了揉自己的鼻头,响亮的打了个喷嚏。
“喂,你是故意的是吧!”
“不是的,阿嚏,我……阿嚏,花粉,啊……过敏。”
你不用说,我也知道,少年白了相叶一个大大的白眼。看着原本还很精神的相叶,却因为列车穿过花海飘进的花粉引起了过敏充红的眼。活像一个大兔子。
相叶雅纪连忙掏出口罩带好,后半段的时间,像个泄气的气球,瘫在座位上,跟之前判若两人。 少年时不时总手指戳戳相叶,看看她还活着不。

窗外的阳光不在那么耀眼时,列车终于在一个小站停靠了下来。三三两两的人下了列车,从小站往下看到刚刚经过的那片樱花林在山中的翠绿间异常鲜艳。远离了花海,相叶雅纪觉得自己的过敏好像没么严重了,至少鼻子不再是痒痒的。此行的目的,眼前熟悉的感觉,让相叶雅纪觉得终于找到了他要去的这片土地。
“快走,发什么楞呢?”胸口口袋中探出一个毛茸茸的小脑袋,他们刚刚再路上达成了协定,相叶雅纪带他去指定的地方,而作为回礼,小仓鼠可以收留下没有安排住宿地点的相叶雅纪。
“现在可是旅游的旺季,没有我你就要睡郊外了。”
“那麻烦了。不过,你确信不是让我住在仓鼠窝?”
“啰嗦,快走!”

————————
大纲写了很久,前三章在LOFTER临时文件也放了好久。但是更新不定。因为手机打的,本就是通勤车上打发时间。错字不管(捂耳朵)
and
我一个吃竹马的,竟然LOFTER更新的第一篇是SA,这说起来还是个很好的朋友一直给我安利SA文的功劳。不过...这篇某种意义上应该是AS吧。。。(大纲写的时候就是一个相互救赎的故事。而且,这里的小翔是小翔啊!未成年人的那种,虽然妖怪的外表并不是真实的年龄,但是相叶雅纪对小孩子出手,这是犯罪好么?你还是等小翔长大来抱你好啦。)门把会打酱油。。。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