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彩【00-1】

 

 

安徒生也许没有想过,王子之所以从大海生还是不是吃了人鱼肉。小美人鱼追随而来是为了爱情,还是……

 

---

正是海滨浴场最热闹的时候,连平时都鲜为人知的小咖啡馆也人流爆满,只是因为它靠近这个新开发的海滩。不过比起沙滩上贩售炒面与饮料的摊位前的人头攒动,这里还是相对“安静”。冷气给的很足,却不如吧台那个少年脸上带的“冷气”。

“你就算再摆着这个表情,也没办法啊,明天再说吧,谁让今年海滨浴场开业时间早呢。”五官深邃的青年一边安慰着少年,一边将刚刚烤好的蛋糕放进柜台边的展示冷柜中“海滨浴场人多,你不也多挣到了钱?”

“J,那是我家水管工首个Switch的操作系统……今天不去,就拿不到店头的限量版了。”

“总之,今天没有人能陪你去定游戏。对不起,您想要点什么?”青年招呼着想要点单却被他们家店主搞得不敢靠前的女顾客。

“啊,那个,要个A餐?”

“J说的对”少年换上营业笑容。转向顾客说到“那个套餐是下午茶的单子,现在还没到,您要不要试试这个海盐芝士配鳕鱼条?现在买还参与店内抽奖哦。”根本就没有这种说法,鳕鱼条还不是因为食材马上要不新鲜才推荐的吧。但看到少年不在闹脾气,青年还是舒了口气。

“J,大叔呢?面包好像不多了”

“……我们是来采风的,不是你的雇工。”

“做甜点跟简餐你们不是很开心吗?我可是有提供你们食宿的。”

“当我们是暑假打工的大学生呢!”

“但是,你真的要管管大叔了,昨天带了一箱海螺,说要做螺号,今天又要去钓鲷鱼,专业渔夫都没他这么敬业吧。”

这一点真的是无法令人反驳。作为少女漫画代表的白泉社第一外勤编辑的松本润与当下最火的连载漫画作者大野智,竟然顶着采风的名义公然在这里“打零工”,如果传去大概会带来某种轰动。

“嗯,打工也是生活的一种体验,每天少想点少女漫画情节,海边才没那么多童话桥段呢。来,这是后厨的制服,先换上。”现在回想起来,来的第一天某人好像就定位了他俩的身份。

“松润,麻烦这份帮我送下”递出来出来一份鳕鱼条套餐的人一脸笑容“放弃吧,听说你们要来,kazu可是计划了好久,本来还说要消费一定数额送一张你家大野老师的签名照呢,毕竟是人气漫画家嘛。”

松本润一脸黑线,什么时候农村套路也这么深了?

“我们这里的销售旺季只有现在嘛,辛苦你们了。”

“真是搞不懂你们俩。”

松本润摇摇头,明明是不缺钱,不缺闲,在一起安稳混日子过的俩人,突然有一天回到了海边开了这么一家小咖啡厅,现在却搞得营业额成为重点,这俩人的生活主题跑偏了吧。

“这位客人,您这样我们会困扰的。”一身仿佛是上个时代画风的人走进了咖啡厅,用蛮力拨开正在排队点单的人,一把抓住吧台中的少年。

 

“找到你了,人鱼。”

 

“这位客人,您要什么?人鱼馒头吗?我们这里是咖啡厅,没有手信出售哦。”二宫和也试图挣开来者的钳制,却不见什么效果。

“我是来找人鱼的,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客人,再这样我们真的会很困扰。”相叶雅纪扯过那人的手,看了一眼二宫和也被捏红的手腕,眼中闪过一丝愤怒,却记得此时还在店内,他将人领到角落的卡座做下。为对方倒了一杯水,才笑着说到“您这是为了什么找人鱼啊?好梦幻哦。”

“不要开玩笑了,他们,他们是非常残暴的生物。”来者一口气喝光水,将一个残破杂志摔在桌上“就是他。”

那是白泉社上上期的《花与梦》的杂志内页,应该是被眼前人撕下来的,正是人气连载漫画《海之歌》休刊前的最后一期内容。

“这位客人,您不会还这么单纯的认为漫画是真的吧。”相叶雅纪职业笑容的为他再添一杯水“实不相瞒,这个故事我也有看,确实很感人。”

“是这里!”那人把为数不多的漫画页翻过,露出了本回的最后一页,月光下,一尾人鱼跳出海面,怀中抱着一个少年,人鱼左肩上的不住的血迹像是牵绊两人的红线。

右手页正是作者的连载专访,熟悉的人,此时正不知道在哪海钓的大野智。

“这里,你看这里。”杂志上用一行字加粗的花体写着“邂逅最初与最终,羁绊的地方。”

“啧啧,真是感人,松本润这是你的杰作?”二宫和也一脸嘲笑的趴在相叶雅纪身后看他帮自己翻阅的画面。

“那些,校对编辑!”松本润咬牙切齿的说到,手中挤番茄酱的力道不知重了几分,看出他在生气。正在看漫画的两人决定暂时最好不要招惹他比较好。

“这位客人,如你所见,我们确实认识这个作者跟他的责编,但是这都是创作出来的故事,不要相信为好。”二宫和也拍了拍相叶雅纪的肩膀,“快点回后厨啦,你知道有多少单在等吗?”

“我有证据,我知道他们存在。”

“这位客人,消费的话我们招待,如果您再这样无理取闹,我们可就要请您出去了。”二宫和也插着腰,看着无理取闹的中年男人,他的好脾气耗尽了。

“我不是无理取闹,我的祖父救过人鱼,我小时候听他讲过,在一个满月,一个一身是血的人鱼抱着一个少年从海里走出来,少年的双脚泛着金色的光,一张脸苍白,不知道是溺水还是怎样……”

 

 

 

“拜托,我们被人追杀,请你带他到一个安全的地方好么?”抱着少年的人鱼的墨绿色鱼尾渐渐退去,露出人类一样的双腿,对正在好奇看着他们俩的渔夫说到,“这个给你,是麻烦你的酬劳。”

 

 

 

“本来我祖父只想救那个男孩,但没想到,虽然那个男孩晕过去了,却死死的抓着人鱼的胳膊,没办法,我祖父只好拖着两个人到了安全的山洞里。不愧是人鱼,恢复能力就是强,第二天一早他再去那个山洞里,那两个人就不见了。”

“说不定就是你祖父做的梦。”二宫和也摆摆手“所以说,人类还是现实点,你也老大不小了。”

“那这是什么?!”来者从怀中拿出一枚入鸽子蛋大小的珍珠。“我从小就听这个故事长大,一直相信有人鱼的存在,一直在找寻他们。而这次的这个漫画家画了只有我们家族才知道的故事,难道不是真正的人鱼吗?也许就是本人吧!”

“我们家大野老师是天才,也许是在什么地方……”

“你这么一说,我好像听说山林的东边那片海,有人鱼出没。但是这个山林很难穿越,说不定就是人鱼避世的障眼法呢。”二宫和也打断相叶雅纪的话,信誓旦旦的对来者说到。

果然,太过真诚的眼神,让对方相信,迅速收拾东西往山林方向出发。

“你怎么能骗他呢?”相叶雅纪摇着头接过二宫和也收拾好的杯子,往厨房走去。

“这种人,讲不清道理,只要他不在这妨碍我营业就好了。”二宫和也对相叶wink了下,回到了吧台抽出自己的游戏机,专心致志的玩起了游戏。

相叶雅纪无奈的笑了笑,转身走进厨房,正撞在站在门口附近的松本润身上。

“那个人……”

相叶雅纪无辜脸的眨眨眼。

 

__

就是突然很想在通勤车上码字的东西,设定用了一部分高桥留美子的《人鱼系列》,(哈哈哈哈,暴露年龄系列。)嗯,五子都有,你们猜,谁是人鱼?反正猜对,也没奖励。本来是魔都AO想要送的无料,但是昨天查资料查的很开心,估计……写不完,哈哈哈。

 

评论(6)

热度(15)